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请饮一杯长生不老尿

         最近《中国报》报道柔南有一个小镇,村民都在流行饮尿,整个小镇大部分的居民都养成喝尿的习惯,接二连三的几篇真人真事的报道,据说喝尿不但能治病,还可以美容,让肌肤变得更嫩滑,白发变黑,不禁让人刮目相看。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新加坡的著名画家及文学家陈瑞献兄来笨珍时,我还记得我们也曾经谈过尿疗法,他也相当推崇尿疗法。几个礼拜前,老友五弟告诉我,他已经饮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的尿,发觉效果非常的好。接着下来读了《中国报》的报道,就不禁让我有点跃跃欲试。

         尿疗法其实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自然疗法,不但早已经在我们老祖宗时期就很盛行,在其他国家也非常的流行。现在的说法都说是源自印度,还引经据典说是叫着shivambu,也叫着 amaroli,是印度古时候宗教的保健秘方。印度的一位总理德赛 Morarji Desai, 每天喝一杯尿,三十多年来从不间断,结果他没病没痛非常的健康地活到九十九岁。

         根据世界尿疗协会的说法,这种源自印度的喝尿治病保健已经有超过四千年的历史。其实,在我们的中华文化中,喝尿治病保健早就出现在许多的医书以及史书里了,而且其历史恐怕也不会少过四千年。中华文化中著名的医书如《神农本草经》、《伤寒论》、《本草纲》、《黄帝内经素问》、《千金翼方》、《唐大观本草》、《本草思辨录》及《本草衍义补遗》,还有汉魏本草书籍的《名医别录》等医书,都清楚列出尿疗的特殊疗效。而且,到了今天,还是有很多的中药要童尿做引子。

         尿好喝吗?很多人恐怕会象我一样,在尝试之前,都会有这么的一个疑问。试想一下,尿撒了出来,那种味道非常的呛鼻,阿摩尼亚的味道,非常的恶心。我们上公共厕所,常常都要掩着鼻子,有时还要憋着气,对于那呛鼻的阿摩尼亚味道,都非常的排斥。这样恶心的排泄物,现在要我们喝下去,真的是非常的排斥,很少人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自身的尿就这样喝下去,这是因为,很多人在喝之前,不禁都会非常的犹豫,还会考虑到,喝下去会中毒吗?会反胃吗?会吐出来吗?喝了真的有效用吗?结果,在三番四次反复的挣扎下,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尝试,每天凌晨起床,用一个小杯子,把晨尿去头弃尾,盛了一小杯温热的尿,准备一口气喝下去,可是开始的那几天,就是没有那个勇气,把手中黄澄澄的尿液喝下去。尝试了好多天,终于有一天我是豁了出去,一口气把热烫烫的晨尿如此这般骨碌地喝了下去,结果发现自己的晨尿,竟然一点也不难喝。

         晨尿温热,味道微咸带苦涩,我是憋着鼻子喝,会不会呛鼻难闻就不得而知。后来我上网查证,原来尿液里95%是水,5%是杂质。杂质里居然包含了两百多种的酵素、抗体、荷尔蒙及矿物质,这些杂质包含了尿素、尿酸、肌酸、氨基酸、钠、钾、镁、钙、磷、氯化物、氢刺子等等。这些杂质根据资料显示,居然可以降血脂、提高免疫力、延缓衰老、清除体内垃圾杂质、促进血液循环、加快肠胃蠕动。是不是如此神效,我个人还未求证,不敢断言,不过我有几个尝试用尿疗来保健及治病的朋友,都异口同声说效果奇佳。据说,好多位历史人物就算不亲自用尿疗,也非常推崇尿疗法的保健。唐朝杨贵妃用童尿美容,结果容貌如花似月;清朝慈禧太后用9种生药配童尿制成药丸来调节妇女病,结果功效奇佳。《后汉书。甘始传》记载:“…率能行容成御妇人术,或饮小便,或自倒悬…”。甘始是当时的术士,相当受到器重。曹植深信喝尿疗病保健之说,他在其著作中提到:甘始有妻妾几十个,且寿高一百多岁,其秘密在尿饮。曹操也很相信他这个文采异常宏儒硕学儿子的说法,可是就是不敢尝试,不过我相信子健肯定是有喝过尿,才会如此相信甘始。他的皇帝大哥曹丕则嗤之以鼻,加以讥笑。

         喝开了之后,我倒觉得晨尿并不难喝,也学人喝了好多天,同时也开始对这种西方人称为Homeopathy,又叫着 Uropathy的尿疗发感到兴趣。根据《疑惑人字典》(The Skeptic‘s Dictionary), 《圣经:箴言》第五章第十五节里就有那么一句要人们饮用自己的尿。这句话这么写着:Drink water from your cistern, flowing water from your own well. (喝从你自己从自身井流出,贮水器里的水。)很多人都把自身的水诠释是本身的尿。据说,有很多的西方人把人体视为“药典”(waiting pharmacopoeia),而尿就是不老的寿药 (elixir),是治百病的灵丹 (panacea)。根据尿疗协会,清晨第一泡尿最好,因为清晨第一泡尿的杂质少、效力强,异味小,而且在睡眠中,人体会从尿液中排泄出一种荷尔蒙,这种荷尔蒙在白天不会存在尿液中。尿饮协会建议只喝中尿,也即是说,去头弃尾,只取中间部分的尿液。这是因为尿头可能会带着尿道中的细菌,而尿尾可能含有膀胱内沉淀的杂质。

         在喝了一个星期的晨尿,我发觉这种我们的老祖宗称着轮回酒,还元汤的尿,其味道显然与我们的日常饮食有关。如果前一天我多吃肉类,排泄出来的尿液居然是苦与涩;而如果前一天吃得清淡,则隔天的尿就非常的好喝。这种的情况,确实提醒了我们,每天的饮食应该以清谈为主,少吃肉多吃蔬菜水果。

         尿疗法虽然源自东方,西方洋人不但不排斥,还大力的推动。根据资料的记录,一位让医生判断药石无效,身患七八种病,包括了坐盘神经痛、结肠炎、膀胱炎、子宫内膜炎、肾上腺衰颓及慢性耳鼻窦炎的妇人玛妲 Martha Christy, 在一切都失望的情况下,尝试以尿疗法来代替西医的治疗,结果在一个月后,她成功地摆脱了病魔的纠缠。如今,尿疗法在西方也大行其道,首届的世界尿疗大会在1996年假印度海滨市果阿举行,吸引了来自25个国家共600个代表的参加。第二届大会则在德国的法兰克福的盖世菲尔特举行,提呈报告讲演的达65个人,其中15个人是教授,16位博士,以及一人是高级工程师。

         柔佛州南部有一个小镇喝尿保健,无独有偶,中国西安也有一个叫着务庄的小镇也盛行喝尿保健。在这个小镇里,上至八十岁耄耋老人,下到六七岁的垂髫孩童,都以喝尿为保健。 这个小镇会有这样的一个传统, 是因为该镇在1938 年有一个叫着文明的年轻村民的奇遇,让全村的人都纷纷把晨尿当着是补品。这个青年患上严重眼疾,双眼红肿,泪流不停,眼白泛蓝,对面不能辨认面目,屡次求医却治不好,非常的痛苦。一日,这个青年突然遇见一位叫着青松的道士,道长指示他每天清晨饮用晨尿,并用尿液泡双眼,十个月后,竟然奇迹般完全康愈。这个青年,后来健康并高寿而终,他的儿子乃大力推崇尿疗法,使到务庄成为尿饮村而闻名。

         尿疗是否有这么样的神奇,看来还是有待查证。我曾经询问西医,他们都纷纷表示尿疗是非常荒谬的事,据这些西医说,尿液本来就是人体的废物,人体不要也不能用的排泄物,喝了根本对人体没有用处,而如果有疾病者,或是感染病毒者,尿液里肯定会有细菌,喝了反而不卫生。中医师却持着不同的看法,根据医书,人尿亦作溺,释名溲、小便,气味咸寒但无毒,主治寒热头痛及温气。日本人认为尿液中含有活性物质,能治疗肠疾、高血压、心脏病、胃疾、眼疾、皮肤病、膝盖疾病、脚疾、疲倦及肩膀酸痛。日本人也相信,尿疗可以美容,让皮肤白皙细嫩有光泽,可以消除褐斑,并能够让头发变黑,让人返老还童。

         是不是尿疗法有其特效,我们还不能全知,不过倒是有一首尿饮口诀,可以让我们当着是养生之道的参考:“固龙汤,寅卯尝。治血证,管拔伤。去隐疾,助成长。补气血,滋阴阳。冬至服,立春放。戒荤腥,不可忘。除头尾,要中央。目睹色,要清澈。竹做引,达病膏。枣做辅,除口障。年年喝,益寿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