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为捍卫学术专业喝采

         闹得沸沸扬扬的“公司股权分配:过去趋势和未来政策”报告书指土著企业股权占股市45%,虽然在副首相不得质疑政府在股权分配方面的官方资料说法的指示下,还是余波荡漾。对于隶属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公共政策中心董事林德宜博士,因无法认同该研究院主席拿督米占承认研究报告出错的辞职,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莫哈末泰益显然还是很不以为然,认为林德宜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因为捍卫他的土著股权研究报告而辞职。

         对于谁是谁非,到底是政府的数据对,还是林德宜的研究正确,看来没有人会知道,因为政府已经不准备公开官方资料与数据的研究方式,而且经已指示谈论这个课题。皇家教授邱家金认为,政府不愿公开官方资料与数据的做法,已经阻碍国内学者进行学术研究,导致他们因缺乏资料而无法深入地探讨国家课题。他指出,这将导致人民很难进行研究,因为他们无法获得资料和材料,这麽一来,他们对整个课题变得冷淡,无法有意义地讨论课题,只能从政治角度进行讨论,而这是不健康的。而他也认为,政府不愿公布资料的调查法,显然是不鼓励学术社群说真话,而普通人就不会知道谁在说真话。这恐怕有违首相在上任时矢言要听真话的许诺吧。

         公布资料来源,不但可以证实就如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莫哈末泰益所说,林德宜应当承认该研究院所犯的错误,可以确认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主席米尔占马哈迪对于因引用错误的论据而最终导致结论不准确的道歉是诚恳的。另一方面,也可以证明农业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指责那份报告书是“垃圾”的说法不是乱盖的,更进一步确定首相咬定报告书是具误导性且不负责的指责是对的。这在提升政府透明度,领袖的公信度,以及学术界研究的可信度,在国内及国际上塑立明确形象,都有着积极的正面的效应。

         不管怎样,林德宜博士对于这份在今年2月底提呈予政府引述2005年9月大马股票交易所的数据报告,指出当时土著所拥有的挂牌公司股权,占股市总值的45%负起全部责任,且为捍卫学术研究地位及尊严,毅然辞职,这种负责任的做法,就值得我们起立喝采。我尊敬林博士辞职的决定,因为如果他也为五斗米而折腰,那他那一份纯学术的研究报告,真的就会象某些人所讲,是一堆垃圾,而且不只是报告是垃圾,人格也是垃圾。

         我的感觉是,不管这份学术报告是对是错,任何一个人都会想到用正确管道来追查真相,就如槟州行政议员杜乾焕的主张,政府机关用来计算土著股权的数据及研究方法应该更为透明化。杜乾焕是经济学博士,在槟州政府主管经济规划、教育、人力资源、科技与创新部门,参政前,他曾经是马来西亚国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他的建议除了可以代表政府机构内,国阵成员党的一些声音外,也足以代表学术界的看法。至于为什么有那麽多人恼羞成怒跳了起来,好象秘密被揭穿,面红耳赤的指责,这确实不是学术界所能预料的到,也不是学术专业应该得到的待遇吧,不然以后还有谁敢进行学术研究?不如全部由政治人物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