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拾 金 如 何 能 不 昧

         自從退休后,由于無所事事,每天清晨我都會安步當車,從龍城的家里步行到約五公里外的旺來城,除了享受清晨的涼爽,希望藉着運動的效能把身體鍛煉強一點之外,在經過一些學校,看着莘莘學子在校園內歡欣的嬉戲,朗朗讀書聲浪,而勾起了昔日服務教育的情懷,心中難免會下意識地想起了“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靜貞正以自虞”的境界。

         安步當車的好處是以前駕車的時候,很多小巷以及很多偏僻的地方都不能進去,從來沒有到過,步行的時候,只要有羊腸小徑就可以路過,讓我發覺,原來我從小亂溜長大的笨珍還有很多我沒有到過的地方!在穿過這些地方的時候,讓我感到非常訝異的是,不管在大街或是小巷,總是有人把東西落在地上,而且完全沒有人發覺到。幾個月來,從大街小巷撿到的物品,從一角錢的硬幣到手表,大大小小都有一二十件,而這些東西,雖然絕大部分都不太值錢,可也都有價值。拾到了這些東西,一兩角錢不說,略有價值的手表及筆,我要交到那里去?尤其是那種一二十塊錢可以買到的手表,五六塊錢的原子筆,我如何能夠拾金而不昧呢?

         在執教鞭的時候,我非常強調學子們的品性;在掌校時,我經常跟年輕的老師們說,我們要學生們“品學兼優”,就是要學生們品性跟學業都要好,而品德的雕塑是在學業之前。以我三十多年的教學經驗,品性優異的學生,學業絕對不會差到那里去。所以,我會每年年終都會頒發誠實獎,獎勵拾金不昧的學生,也頒發模范獎給品性學業都兼優的學生,希望能夠塑造出誠信兩兼,不忘恩負義,不忘本的學生。

         在校的學生拾到物品,都會交到老師那里去,象我這樣的糟老頭在街頭巷尾拾到物品,你要交到那里去?尤其是那種不太值錢,卻略有價值的物品。

         我在二三十年前聽到一個真實的故事,也就是因為這個故事,讓我對拾金不昧持着非常強烈的感受。那時候,有一個年輕的老師,在一個晚上到一個公共電話亭準備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二三十年前的電訊設備沒有今天這麼發達,家里裝置電話都很少,甭說是手提電話,要打電話,通常都會去公共電話亭。不過當年的公共電話亭倒是不像今天這樣被如此嚴重的破壞。這個年輕人到了電話亭,發現里面居然有一個女性手提袋,打開一看,除了證件之外,還有二三百塊錢。不要忘記了兩三百塊錢在二三十年前可是一個大數目,那可是一個人一個月的薪水。我記得當年我當臨時教師,薪酬是149.25令吉。

         年輕的誠實教師毫不猶豫,把手提袋送到某個機構去,希望遺失者可以去領取。當他后來輾轉間發現到那個手提袋是住在附近某個老師遺失的,他趕快帶領這個同道去把手提袋認領回來。故事就這樣結束,皆大歡喜?如果是這樣,我就不會耿耿于懷了,手提袋是拿回來了,證件都在,里面的錢不見了。

         找回東西的老師很高興,她認為證件有在就好了。拾金不昧的年輕老師心中的感受如何?雖然那個同道說沒有關系,他心中的滋味是如何?

         事情過去了那麼多年,年輕拾金不昧的老師也垂垂老矣,在他垂老之年,當他安步當車走過大街小巷,當他看見電話亭里有裝着幾百塊錢的手提袋,當他從地上拾起貴重的東西,他要交到那里去?

         在校園外,他拾金如何能夠不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