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家教协会庆祝儿童节的回响

         学校每年都会在十月份庆祝儿童节,我的学校儿童节的庆典向来由家教协会全权负责,而董事会尤其是陈清明董事长非常的热心,更是全情配合投入筹备。儿童节的庆典是每一个学生都非常期待的节日,这是因为这一天除了不必读书,可以尽情的参与外,还有恩物礼品拿,幸运抽奖及游戏等,而校方也举办儿童卡拉OK歌唱比赛,同时也藉这个机会开放,欢迎所有的家长出席,共同欢渡一年一度的儿童节。我的学校虽然只有六百多位学生,但每一年都要准备一千二百份的恩物才够。所谓的恩物是家教协会用钱来购买,和向商家募来的零食糕果礼品等,包成一包包分发给每一位学生,以及当天出席的小孩子。

         家教协会往往会在一两个月前会召开会议,订定庆典日期以及部署工作。往往一场儿童节庆典都要花费数千令吉,一包恩物约十二令吉,除了募捐回来的东西,家教协会每包要花费约四令吉,也即是说家协每年都要花费五千令吉左右来购买恩物。我校有家长四百多人,家教协会于是决定要求每一位家长乐捐十令吉,也就是说,就算家里有三五个孩子在读书,这个家长也只须乐捐十令吉。这笔乐捐的总数不会超过五千令吉,而所有的董事会及家教协会成员,所有的老师就算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在学校读书,也都要乐捐至少十令吉,好多董家协都纷纷慷慨解囊,捐助五十令吉以上。校外的热心人士也纷纷乐捐,所以一年捐回来大概有一万令吉左右。

         这一万令吉除了五千令吉购买恩物外,其他的就拿来颁发一年一度的检定考试优异奖,UPSR激励营的费用,以及年底颁发奖杯奖品给表现优异的学生。这三笔花费最保守估计都要六千令吉,我还没有提到每年带学生参加各种比赛,主办各种校内比赛,以及激励学生的各项表现,这些开销,一年也要三五千令吉。因此,从儿童节募捐回来的义款是完全不够用,幸亏家协主席颜荣发及陈清明董事长都是非常热心教育的人士,董事会成员及家教协会的理事都非常的合作,他们会想方设法去募捐,而龙引一带的热心人士也不少,在举办红白事时,都会拨出一些款项捐助家教协会及董事会,这才不会捉襟见肘。

         儿童节募捐是家教协会订定的,校方完全不涉及,然而竟然有一两位家长,竟然传出“校长爱钱”“一年到头捐钱”的话来。对于这一两个家长的不满我不会感到生气,反之我是感到痛心。华人永远把扶持华文教育当作是天责,热爱华教的心态永远混和在我们的血液中,怎么这一两位家长只是为了区区那十令吉,居然对校长做出如此的指责?就算他不满征收十令吉,也应该向家教协会反映,或是向校方投诉,这种诬蔑性的指责,让人心寒。我服务这间学校虽然是全津贴者,要政府完全负责建设,谈何容易,而我也是人家的父母,我深知为人父母的不容易,除了开门七件事外,孩子的教育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何况龙引还有一间完全由华社资助,逼切需要华社的资助的华文独立中学要坡众来协助,所以我向来都不主张向华社募捐,因此何来一年到头都在募捐?反之,为了增强学校的硬体建设,我们除了向政府要求,通过政党寻求拨款外,就是向董事会成员募捐:颜荣发先生的图书馆及视听室,陈清明董事长及傅子祺先生的阅读亭及养鱼池,拿督蔡细历部长每年的拨款,教育局每年的新桌椅及维修工程,以及耗资近三十万建竣的现代化电脑室。

         家长的支持能够激励校长与教师的士气,家长的恶意批评,蓄意的诬蔑,只会打击校内的士气,让大家感到颓废,于事无补。我只感到痛心,很多家长舍得花很多钱在买万字,在拜神时焚烧大量冥币,可以一掷千金义,在七月普度时大标福物,要他乐捐十令吉,让他们的孩子能够在一年一度的儿童节,高高兴兴庆祝,他们仿佛是惨遭千刀万剐。难道这就是我们爱护华文教育的态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