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飙车合法化

         巫统又再一次展现她的霸气十足的风格,这次居然提倡飙车合法化,而且准备将飙车族收纳进入少青团,同时还准备在11月间在纪录片武吉加里尔,举行5万人的飙车摩哆车嘉年华会。巫青团团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日前更表示,他支持巫统少青团主席拿督阿都阿兹召集这些飙车族来合法化飙车,以便重整马路飙车的活动。

         不过,巫青这项活动,显然不获得交警的配合,全国交警主任诺雅高级助理总监已经表示,虽然巫统少青团有意要求警方协助维持交通次序,交警不会帮这个忙。从她的呛话中可以看出,她不是很赞同这项活动,她说:既然有能力主办5万人的活动,就代表参与者都是规规矩矩者,何必警方的协助或监控。

         把犯罪活动合法化来控制恶性猖獗的例子不是没有,荷兰把娼妓及毒品合法化来控制爱滋病泛滥的做法,跟我国卫生部派发避孕套与针筒一样,都包含着积极的出发点,而且是根据严厉规划的控制来执行。

         飙车的不法行动,早已经在我国制造了很多不必要的社会问题,除了危及使用公路的他人,也在纠众不把法律放在眼中的行为里,衍生了危及社会治安,以及毒品问题,再进一步塑造了掠夺案件的猖獗。这些非常可恶的行为不单只是在大城市才有,我居住的小笨珍,一入夜就有大批的青少年骑着改装,声音非常响亮的摩哆车呼啸往来,制造非常恶劣的吵声,也严重危及路上的交通,奇怪的是仿佛这一切都是合法化,完全没有被取缔。

         最近,这种恶劣的罪行进一步的恶化,进一步提升到纠众伤人,而攫夺匪的猖獗早已经让人心惶惶,到处都在拼治安。倘若如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所说,为了这些飙车族不被忽视跟边缘化而把他们合法化,这些无法无天的人,会规规矩矩在限定的地方飙车呢,还是会藉着合法化的身份,更加猖狂的在公路上肆虐,为非作歹?以我们巫统领袖的霸气风格,硬硬要翁诗杰吃死猫,后来看看不能扫进地毯下,就哑然无声,再来政府不准人民触及敏感问题,怕危害到全民团结,有人却多次发表种族课题,明知道不对,也死不肯认错的作风,我相当肯定,后果将会是后者。

         我非常同意全国交警主任诺雅高级助理总监说的:“有人在警察面前犯罪,警方没有理由当着看不到或不当一回事。”不过,话说回来,开交通罚单向来都是交警的最丰富的收入,每年几十万张罚单,收不齐全还上门抓人,交警那麽勤奋在工作,怎么区区的飙车活动没有办法取缔,要劳动巫统老大们来倡议合法化?

         如果飙车罪行可以合法化,那麽毒品、娼妓跟赌博也可以因为不边缘化及忽略他们,也合法化嘛。飙车合法后,会不会攫夺匪也可以理直气壮要求不被边缘化及忽略,也给他们一张谋生的“礼申”(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