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启动睦邻计划抗罪犯

         接二连三的掠夺案件,以越来越凶残的方式,严重地敲响了社会治安的警钟,让市民都感觉到忐忑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幸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的周遭。自己或是身边的亲人,好像随时随地都会遭遇到不幸。于是,大家不禁要问:什麽时候,外面安宁的家园,竟然变得那麽的糟糕?什麽时候,我们窝心的避风港,竟然危机四伏?

         两年前《南洋商报》新山办事处书记钟委珍的不幸,到了今天,亮起的社会治安红灯,不但没有被扑灭,反而越来越严重。今时今日,除了掠夺,还接二连三严重伤害无辜的生命,搞到各阶层人士及党团组织纷纷愤气填膺,振臂高呼“全民拼治安”,也对不法之徒,产生了巨大的仇恨心态。

         掠夺匪徒的残暴,显然的启动了所谓的森林法则。这是在荒山野林里,弱肉强食的蛮野行为,所谓适者生存的恶劣环境下所产生的一种霸横行为。在初始社会形成之际,这种求生的蛮横行为是为了生存。然而,到了今天文明的社会里,这种行为是一种非常可耻,让人唾弃的罪行了。

         公众人士对于匪徒残暴的行径非常的排斥与仇视,行径暴露被掳的匪徒必定被打得头破血流,最近一次甚至活活被打死。把法律操纵在手中确实不对,这对于是在加强森林法则的履行,不过可以看出来的是公众对有关当局在维持社会秩序,在维护治安方面的深切不满。

         在基本社会契约的承诺中,政府的义务是提供安全的居住环境,确保人民能够安居乐业。和平安宁,保家卫国是军队的责任,而维持社会秩序,维护治安是警方责无旁贷的责任。如果不能够让人民安居,人民如何能够乐业?把一切过失归咎人手不足,把责任找个藉口推委无济于事,人民需要的是解决,不是推委。

         据说,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先生曾经说过:柔佛州是个声名狼藉的罪犯区;而我也曾经在网络里读到把柔佛州,尤其是新山列为罪犯地区的资讯,特别叮嘱在这里出门要特别的小心。虽然我们听了或是读了会觉得很不高兴,但是无庸否认的实事是,我们的治安的确亮起了红灯,而且已经达到让人担心的地步。如果我们再不严正看待,这种情况不只是会吓走了外资,吓跑了游客,也对我们的安全,家人的生命都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我们真的不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安居乐业的地方,会变成跟墨西哥,或是南非一样,一入夜要出门就必须步步为营,而且犯罪率如直线般的上升。

         首相在关丹说,路人袖手旁观,尤其是男士们置身事外的冷漠态度,造成掠夺匪的横行,掠夺案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言外之意,似乎有怪罪公众人士在怂恿掠夺案件的发生。难道说,公众把掠夺匪制伏,或者把匪徒打得头破血流,或是把掠夺匪打死,就能阻止掠夺案件的发生么?那么,我们要基本社会契约来做什么?我们要警察来做什么?干脆每个人带武器上街,既可防身还可以砍掠夺匪。

         社会繁荣进步,人口膨胀,人与人的相处变得越来越冷漠,这是社会制度急速转型中,很多人开始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及抱着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在繁华的大都会中生活。政府在1975年制定了睦邻计划,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睦邻,让同一地区的居民能够互相认识,同时让公众参与维护地方上的治安工作,共同携手打造安宁、和谐及详和的社会。这个计划后来不了了之,大概是因为天下太平,治安良好,民众反应不佳。现在,虽然好多个睦邻中心还存在,却都已经变成了幼儿园或其他活动中心了。过后RELA自卫队突然到处成立,取代了睦邻计划,同时也经常被聘在民间维持秩序甚至配合警方在一些行动中参与。

         当我们的治安亮起了红灯,当警方认为他们的人手不足,我们何不启动睦邻计划,动用RELA自卫队来巡逻?睦邻计划及RELA自卫队跟掠夺匪一样,都是这个社会各角落的一分子,或许掠夺匪会怕被邻居认出来而不敢出动,而在执行巡逻是,隔邻都不打招呼的邻居更可以因而睦邻,这总比在看到掠夺匪干案冲前缉捕,或是把匪徒打个头破血流,或者指责公众冷漠,更能够协助维持治安,还可以打破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虽然我们还是希望警方能够振作起来提高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