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领袖的风范

         近日来前首相与现任首相的争吵,一个刚强,咄咄逼人,一个儒静,保持缄默。说来说去,表面是那座弯桥在作怪,骨子里在上演着一出前人不满后人处事没有依据前人安排,吵吵闹闹的闹剧,且不论谁是谁非,两个领袖的作风,见仁见智,不过两人在品德风范上,还都让人非常的尊敬,老百姓们都很尊重两人。

         敦马哈迪医生敢怒敢言,形象非常的鲜明,做起事来非常果断。拿督斯里阿都拉温文尔雅,儒派作风显然与前任首相不一样。一个强调华丽喜欢非常庞大计划的建設,霸气十足海派作风,另一个比较喜欢让全民都得益的计划,强调集体商议及协商的篤實作风。两人都能得到百姓的尊重,因为两人的风范确实有异眼前许多高官讓人愕然的言行举止。因為在我国,很多高官显耀的言行与举止,常常不按牌理,让人大跌眼镜,让人吃惊,难以相信,也难以接受。

         最典型的一个是沙巴阿庇巫统区部主席罗斯兰,身为一个基层领袖,这位仁兄居然不知羞恥為何物,在妇女法律知识座谈会的闭幕仪式中說出:“如果妇女被强奸,无法抵抗时,不如躺下来享受!”侮辱女性的言论。一个基层領袖的言行舉止本来就应该让人信服,才能够得到众人的尊敬,信口雌黄,随意侮辱女性的领袖,如何能够得到大家的尊重?

         信口雌黄乱讲话的例子不少,回教党兰斗班让的国会议员阿都法达更是说出了“失婚妇女大部分淫荡”,对所有妇女都不敬的话。虽然过后起党主席跟署理主席都纷纷谴责,这位老兄仍然死都不肯认错。

         无独有偶,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在州立法议会总结苏丹施政御词时,在神圣的州议会里,居然怒骂媒体“去死吧”以及“下地狱”。这位高官过后为事件辩护时,仍然觉得自己没有错,以“被激怒以后的反应”作为藉口,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只字不提“抱歉”。

         其实,这位州务大臣早在彭亨州桑岗举行补选提名当天,在面对回教党的支持者时,突然打出了一个不雅的手势,右手掌击向圈着圆圈的左手掌。当时,最少有两万个人在场,大家都傻住了。他这个不雅手势,被眼明手快在场的人拍到了照片,也拍了录像,而且被发布在网际网络里。我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真的是完全不相信是真的,还以为是反对党搞出来的把戏,要破坏陷害他,后来自己在网络里,亲眼看到了那一幕丢人的粗俗。

         艺术、文化与文物部长拿督斯里莱士雅丁曾经坦言过,我国国会缺乏外交文化、礼让及和谐。他认为,以我国的国会跟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国会比较,后者的国会更有秩序,没有粗俗行为或国会议员没有发表污秽性言论的现象。因此,他认为假使国会议长缺乏严厉执行议会常规,禁止国会粗俗文化流畅,国会讲持续传承此种粗俗文化。

         让外面分开最近的新闻报道,森美兰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直截了当的警告,说部分非巫裔政党领袖挑战社会契约,如同引火自焚,巫统必全力以赴捍卫马来人主权!这位州务大臣说,社会契约是49年前大马独立时,本着种族谅解而达致的契约,他警告非巫族政治领袖勿挑战。他说,巫统作为马来民族的守护者,势必全力以赴,严厉对付那些企图挑战社会契约崇高地位的人士。

         首相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女婿,巫青团副团长凯里更是表示,为了维护马来族群的利益,以及避免股份落入非马来人手中,他选择“贱卖”所持有的全部益资利股权。他说,曾有外资公司及非巫裔人士,包括了华裔富商,准备以高价购买益资利股权,基于维护巫裔利益大前提下,他决定“贱卖”股份给土著商家。真的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而且完全不顾忌到非马来人的感受。

         我想,如果後面这两位仁兄讲的话是出自非马来人的口中,後果将会是怎样的呢?不管是前任还是现任首相,不是一直在叮嘱我们,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多元化国家,和谐、融洽、礼让及友爱,是让国家安宁、详和、平安及大家能够安居乐业的基本条件,难道这些所谓的领袖都听不进去?

         我国领袖的风范去了那里?怎么不向两为首相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