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该检讨何种教学法?

         柔佛州华文科助理总监李翊狮日前为柔佛州民青团及古来区部民青团主办的“大马教育文凭国语试卷技巧讲座会“主持开幕礼后,对传媒发布谈话时指出,华社及校方应检讨现有华小教学方式,不要太过管制小学生而造成体面在进入中学时,失去应有的自律及自觉性。

         这位助理总监更指出,教育局官员对华裔及印裔中学生的一般看法相当负面,认为他们的态度不好,不想读书,打架滋事或忙着工作,学生们到学校的目的好像只是为了一张离校证书。

         他认为,这种看法可能是不正确,同时希望学生们能接受挑战,以改变官员对他们的看法。他也认为,学生行为的偏差主要是家教,华小过度使用藤鞭约束学生,也讲导致他们在升上中学时,在没有藤鞭的约束或师长的关爱下,因没有自治力或自我约束力,变得很不自爱。

         李助理总监的这番话,刚好是很多中学生打架的片段,女学生欺负同学的片段纷纷在网络里曝光,震惊了全国,媒体大事报道,教育部及警方介入调查,同时采取行动来遏止之际,未免要让人深思:华裔子弟在国家主流的中学教育制度中,究竟为什么在接受教育的熏陶,在塑造品性人格,在投身社会工作前的校园团体生活,在强调纪律校园生活中,怎会如此的胡来?究竟我们的教育出了什麽样的差错?

         难道果如李助理总监所说,主流中学的纪律问题,都只是华印裔子弟在胡作非为?都是因为小学时候,教书用过度的藤鞭教育所造成的?

         我本身也曾经在国民中学教过母语班,当然也遇过许多如李助理总监所说的,来混一张离校证书,方便去新加坡找工作的中学生,也看过很多连老师都不敢正眼去看的流氓学生。可是,如果把这些中学生纪律的问题,都归咎与小学的教学法,我个人就认为非常的不公平。

         我在小学里工作了三十多年,华小的教师绝大部分都非常敬业乐业,他们把学生当着自己的弟妹,当着自己的孩子,以爱心认真去教导,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当然在这间中,难免会有一些教师会采取藤鞭教学法,可这都是一小部分教书非常认真,非常负责任的教书,认为“教不严,师之惰”而采取的教学法。虽然有人会认为不好,可是这些严格的老师,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学生好。往往严厉的教师都是非常负责任的好老师,如果一个老师懒惰,他才不会有那麽认真去管教别人的子女。身为子女,身为学生,谁没有被严苛的父母师长管教过?谁没有给父母鞭策教训过?可是我们都会非常的感恩父母及师长的恩情,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知道父母及师长对我们期望高,出发点都是为我们好,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啊。那麽,身为师长的藤鞭,何尝不是打在学子身,痛在师长心呢?

         把中学生的纪律都归咎小学的藤鞭教学法太过片面性,据我所知,今天的教师都接受过非常现代化的教育理论,而且绝大部分的小学都已经采纳爱心教育来教学,师生的关系非常的融洽,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感情会随着岁月而增长。我经常看到毕业了的学生,虽然已经在中学读书,甚至已经在社会上工作,都常常会回来探望小学的师长。如果说,藤鞭教学法让他们失去了自治力跟自我约束力,没有了应有的自律与自觉性,我想,他们会很快就忘记了小学的师长。可是,往往让人最怀念的却是小学母校的校园生活,还有那些可敬的师长。

         很多家长都曾经跟我投诉过,他们的子女在小学时非常的乖巧,非常的听话,也很用功,到了中学,就突然象脱了缰的野马,不但不听教诲,还会顶话骂粗口,同时变得非常的叛逆。虽然说,到了这个年龄的青少年会有叛逆性,而结交的朋友也会影响了他们的行为,可是,学校的引导及教育,就是要让这些迷途的羔羊回到正途,如果没有师长的引导,这些青少年恐怕会变得更目无尊长。我也听过家长投诉,他们在中学的子女常年没有教师进班,更多的家长告诉我,读中学如果没有在外面补习,根本就读不到书。小学师资荒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可是小学的教师都会确保每一班都有教师进入,并且提供免费的补习,这是小学教师敬业乐业的精神,如果还让人质疑中学的纪律问题是小学的教学法,我真的替小学老师不平了。

         中学纪律老师的严苛管制行动,有时甚至动用到警方的协助,可是一直无法很有效地把这些顽梗不化的学生制伏,这到底是那里出了差错呢?我想,饱读教育理论的教育学家,教育长官应该开始研究如何解决,而不是把责任归咎给任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