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洪祖秋简介

自 序

         打从小学三还是四年纪开始,也学人家偷偷地投稿,那时有一种每本我还记得是卖三角钱叫着《我的月刊》的刊物非常流行,我自小就给外祖母养成爱看书的习惯,自然马上成为忠实的读者。读了别人家的作品,心里也痒痒地想学人家投稿。那一年我最佩服的一位同学姓张,名字里又有一个“辉”字,所以我也想学人家取个笔名,开始的时候就想用“张飞”,后来一想,张飞岂不是那个三国演义里的大胡子,就在笔名中间加个“子”。所以,我的第一个笔名就是“张子飞”。如果你手头上有《我的月刊》,我想你一定会读到我的第一篇稿。这些年来,我曾经尝试要找这篇“处女作”,可惜的是到今天还是无法找到。如果你手头上有《我的月刊》,我很想请求你影印一份给我。

         我的读书习惯是先外祖母陈门沈氏美珍太夫人从小灌输的。外祖母最疼爱的是我,自小我就与她睡。她没有儿子,随女儿嫁给先父洪公承木先生为第三的填房。也就是说,先父有三个妻子:大房在中国,他南来南洋,娶了二房,后来过世了,再娶先母陈氏顺娥为第三填房。外祖母的父亲是一位师塾的教师,却迷信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腐朽道理,不准女儿读书。外祖母聪明过人,她服侍父亲时,偷偷地一个一个方块字地学习,竟然学得满腹经文,只可惜一个字也不会写。我记得我们兄弟姐妹曾经缠着老人家,要求她写我们的名字,那时简直是难到了她。在我们苦苦央求,她仿佛拿着锄头一笔一画地“画”着我们的名字,字体歪来歪去,还满头大汗,笑到我们落地滚瓜。现在想起来,老人过世已有数十年,恩情亲情涌上心头,让人思念无比。

         我们兄弟姐妹共六人,除了小妹是亲生的外,其他五人全都是养子,而且全是外祖母一手包办找回来的。外祖母认为男孩子一定要有“名”,再有“号”,同时加上个昵名,所以我的名是祖秋,号是福利,昵名是阿弟,不过先父却就喜欢叫我“臭猪”,这是有段渊源的,我会在慢一点提到。

         或许你会觉得奇怪,怎么自序越写越像自传?我想,如果要了解一个写作人(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着作家)的写作过程及心态,创作动机及其他等,最好的方法就是先了解这个人。很少有什么书的出版会在这方面着手,我想,我这个文学网页,主要的是收集我的文章,而且这些文章,除了一部分在马来西亚的中国报及南洋商报刊登过之外,大部分都没有登出来,有些是编辑收了起来,退稿也不要,刊登也不要,我想,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这个编辑太喜欢我的稿了,自己拿回家去读,舍不得再拿出来(一笑)。

         收集在这个网页里的作品,只要你喜欢,欢迎你转载,也欢迎任何报章、杂志或刊物刊登,有稿费当然最好,没有稿费也无所谓,反正文章当你要用到,当你欣赏时就是无价之宝,反之就是废话连篇。

         外祖母很喜欢看书,她每晚临睡之前一定看一段小说。她最喜欢读的书非常的杂,有风流才子的唐伯虎点秋香、妙趣怪才祝枝山、行侠好义洪熙官、火烧红莲寺、西游记、三国演义等等,她收藏的书还有很多线订本,据说有些还是江湖奇人、骗术奇谈等等的奇书,可惜的是外祖母过世后,我也到离家约六十公里的新山修读高级剑桥文凭班,等到回家后,才发现外祖母留下来的一箱书,全被也不识字的母亲丢掉。她这箱被当着是宝贝的书,生前一直说要留给我,里头还有很多书,外祖母说一定要等我成年后才可以阅读(后来知道是一些清末时出版的一些宫廷秘史这类的书籍),可惜都被先母丢掉了。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铁箱,长方形的箱子,长约四尺,阔约二尺,深一尺多,里面放的大约有二百多本书。每年的端午节,外祖母一定要我抬出去庭院晒太阳。她说,只有端午节正午的太阳能将书内的虫都晒死,所以她的书都照顾地非常好。到了今天,我用的书也非常珍惜,一些工具书如辞海等都保护地非常好。可惜的是孩子们都不懂得照顾书本,我有一本小学时买的《王云五词典》,本来保护得很好,让孩子一用,居然分尸了。

         上面我提到先父叫我“臭猪”是有一端渊源的。如果你读了我那篇《芽龙一巷》,你就应该知道我是来自新加坡的养子。当年据外祖母说,我一身是大便,奇臭无比,抱回家后,先父一看就问,“你抱只臭猪仔回来做什么?”臭小猪成长过程中,“臭猪”就成了我另一个昵名了。

         在写作的过程中,许多喜乐酸苦都不为外人知道。我写小说越来越挑剔,以前写的,根本是中学生的作文,早已不值得我回顾。写了这么多年的稿,也得过当年最风光,可以说是文坛中最高荣誉的乡亲小说奖,也荣获过散文首奖及论文奖等等不会少过四十个奖项,多少自己有些成就感,也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我记得从医院动完心脏手术回来休养时,一鼓作气写了六篇短篇小说,结果寄出两篇,第一篇登了出来,第二篇被退了回来,后果是,我气不过自己无法突破,一气之下竟把其他的四篇都毁了。我想,如果当时我继续写下去,今年应该又可以出版另一本结集。我想我暂时不想费太多的时间去写小说。

         后来被退回来的第二篇《鹄伫》,竟然幸运地获得一些人的好评,还被前后收入几本刊物及合集中。我想,当时如果我也将它毁了,陈蝶可能就不能在马来西亚第五频道的电台评述这篇小说了。很多人都不知道,这篇我非常用心写的短文,前后被我改了三十四次,仔细阅读过不少过四十次,却被一个我从没有读过他能让我心仪作品的人当着废渣退回,我还写小说做什么?

         我会继续把作品收集在这个网页。其实,这不是我的第一个网页,我早已在1997年就将一些作品收集在 http://members.xoom.com/angcc 的网页里,可是后来忘了它的密码,无法再继续将作品送到那个网站去,只好另外再找这个网站来寄放作品。我说过,这个网站收集的都是最新的作品,有刊登过,也有被投篮的,更有一些题目被编辑自行改过的,这里都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有谁觉得这些文稿可以刊登出来,请不用客气,只要让我的名字继续成为作者最可以了。如果有什么意见也希望你能捎个信息来,我的邮址是: angcc@hotmail.com。(稿于:6.4.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