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散文与怀旧文章

严 父 情

         每年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热烈地庆祝父亲节。有人以为,这父亲节是本地餐馆礼品店及商家的噱头,为的是促销活动,殊不知早在公元1906年,美国人已开始庆祝这个节日。

         原来,这个为了纪念美国内战退伍军人威廉。史马 (William Smart)的节日,是美国华盛的约翰。罗特太太(Mrs. John B. Dodd)在公元1909年提出的。她是为了纪念其父亲对子女的付出,而积极地展开争取每年的一天为父亲节。威廉。史马是在妻子难产逝世,留下六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后,毅然父代母责茹苦含辛,历尽艰苦,在华盛顿东面的一个偏僻的农场,把六个孩子抚养成人。罗特太太感激父亲对他们的养育之恩,爰积极地争取,于是世界上第一个父亲节,终于在1910年6月19日在华盛顿的史普肯(Spokane)举行,而美国总统古利格(President Calvin Coolidge)也在1924年正式支持这个节日的举行。到了公元1966年,约翰逊总统(President Lyndon Johnson)签了一份宣言,才正式把每年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定为父亲节。然而台湾人就比别人特别,他们在每年的八月八日庆祝父亲节,大概是取“八八”的谐音为“爸爸”而在这一天庆祝吧。

         母亲节时我们都知道应该送康乃馨花予天下的慈母,父亲节应该送什么花给严父呢?相信很多人听了或许会为之一愣,因为送给老爸的竟然是跟情人节一样的玫瑰花。在美国,若是父亲还在,美国佬会送红色的玫瑰花,如果父亲已不在世上,他们就会在襟上别上一朵白玫瑰。虽然玫瑰花是在父亲节时所用的花,然而,这花儿的身价却没有它在情人节时的风光。在情人节时,一朵玫瑰花可以卖到整十零吉,在父亲节它却仍然没有人光顾,没有人问津。或许,老爸不比情人重要;也许,庆祝父亲节不比母亲节的热烈;可能,许多人连庆祝都不庆祝;相信大多数的人不重视父亲节。其实,真正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我们在父系社会的养育下成长的生活习惯造成者。在东方社会,尤其在我们所谓的礼仪之邦的儒家思想的薰陶下,我们不象洋人,可以直呼父亲姓名,可以和父亲勾肩搭背可以与严父谈心事。严父就是严父,绝大多数人对父亲都是战战兢兢,好多人甚至一年与老父讲不到几句话。我们炎黄子孙经常自夸有五千年的文化背景,却对父恩显得似乎冷落含蓄了一点。或许许多人认为,父亲节是洋老的玩意儿,认为东方人不应该太重视。其实,我们炎黄子孙,对于礼节最为重视,而父亲被认是为生活中最高的象征。在议礼丧服传中的父道指出:“其夫属乎父道者,妻皆母道也。”又注曰:“道犹父行也,妇人嫁于父行,则为母行。”可见,父之先于母,在我华裔社会,行的是父系制度,自然每一个家庭都以严父为中心点。然而在原始时期,我们的祖先可能是奉行母系制度。这是因为,在原始时期,男子多事战斗,女子担任生产任务,因此,女子地位自然比男子优异,故婚姻以男子入赘女家,子女亦属女族。到了私有财产制度的发生,男女经济地位之转移,父系制度爰产生。

         父亲节在洋人心目中,不单只是一个回馈父亲对子女的养育之恩的节日,对于有养育之恩的长辈大哥,也一样庆祝。洋老对于爱是比较开放及外露,我们则多含蓄内敛,不轻易表露出来。洋老可以抱着父亲,又吻又抱,如果我们也抱着老爸,又亲又爱,不给人当着是神经病才怪。在我们的社会制度中,往往父亲是威严权力的象征,所谓:“慈母出败儿,严父出孝子。”又说:“子不教,师之惰;教不严,父之过。”其实,这是我们对权力悸怕畏惊所塑造出来的假象。真正的情况,应该是父慈才会出孝子。试想一下,整天在暴戾乖张的环境下,如何能塑造慈悲的内涵?

         父亲在我们的称呼中,正统是“爸爸”。根据正字通谓:“夷语称老者曰八八或巴巴,后人因加父作爸字。”也有人将父亲称为“爹爹”。家母称其父亲就叫“阿爹”。而老爹也可以指的是老人家。据上海中华书局1948年版辞海,吴人称父也叫“柔”【女旁】。在口语化的称呼,父亲也可称为“老子”《老学庵笔记》谓:“西陲俚俗,谓父曰老子。”又见《晋书孝友潘综传》曰:“晋书孝友潘综传〉曰:“儿年少,自能走,今为老子不去,老子不惜死,乞活此儿。”对人称呼自己的父亲可称之为“老太爷”,广东人也叫父亲为“老豆”。

         我比别人特别,因为我有两个父亲。生我赐我发肤的生父也刚刚过世,养我育 我的养父也已过世多年。虽是养父,却是我终身难忘,是我生命中的良师益友 。养父文盲只能勉强以歪斜的笔划签名,却对我们严厉管教。他本身是个鸦片瘾君子,却能严格地以身教调教我们。他不识字,对我们却要求很高。他的身教是我毕生受用者,而今我们兄弟能堂正做人,那是因为我们都不敢忘记先父的训诲。可惜的是先父在我们兄弟未成年时就已谢世,使我们深感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那种悲痛。每逢父亲节来临时,都会让我想起 父的养育教诲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