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劲 爆 美 食 野 味

         我喜欢野味应该是源自先父。家父非常喜欢野味,母亲却特别排斥。先母是位虔诚的佛教徒,平时节日宰杀鸡鸭都已经是“阿弥陀佛”,什么“做鸡做鸭何了时,下世投胎要对时,拣个富贵金钥匙,快快乐乐过一世。”更何况是宰杀野味。虽然如此,家母是个典型的中国农家妇女,持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顺从态度,心中虽然不愿意,却不敢也不愿意拂逆丈夫。家父显然也知道母亲的心态,野味总是他亲自下厨,从宰杀到下锅,从不让母亲动手,而我常常就是他的帮凶。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我大约是十二三岁的时候,父亲晚上十点多回来,手中持着一个用“乌芭”叶包裹着的东西。当时我都已经睡着了,父亲兴冲冲的把我唤醒,说是有好东西吃。我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兴致勃勃把荷叶打开,里面裹着的是一些肉类的东西。父亲把这些肉和一些药材放进土煲里,起了炭火就煲了起来。到了半夜,父亲勺了一大碗硬要我吃。那些和着浓浓药味的肉,说实在话,也吃不出什么味道,只是感觉到,肉特别的硬,咬得非常的辛苦。后来才知道,那是父亲最爱吃的三六:狗肉!到我成年后,我也在一些野味店尝过狗肉,果然如老辈人所说:狗肉滚一滚,神仙站不稳。

         那一次母亲出声了,她喃喃的嘀咕个不停,虽然不敢骂父亲,念了好几天的话,也从此让父亲再也不敢把狗肉带回家来。不带狗肉回家是不带,父亲尝食野味的欲望还是非常的强。在这些各种各样的野味中,我记得的就有松鼠、果子狸、四脚蛇、猫头鹰、山猪、野牛、山羊、野鹿、鳖鱼等等。父亲最喜欢吃的是“土龙”,那是闽南人对一种躲在泥泞里尖头鳗鱼类爬虫的称呼。每次有一位老伯四处用一种长形的钩把这种鳗鱼钩出泥泞,然后就以高价卖给父亲,同时还在我家门口表演起宰杀过程,往往都吸引来大批的左邻右舍围观。宰杀这种鳗鱼的动作确实是非常的残忍,那老伯把鳗鱼的尾巴踏在左脚下,右脚用力地从尾部开始,把鳗鱼的内脏硬生生的从嘴巴推挤出来,再用沙土把鳗鱼身上的粘液揩去,洗干净后,整条鳗鱼连药材一起下锅炖数小时就可以上桌了。可能是吃太多的关系,我并不是很喜欢吃这种鳗鱼,总觉得它的刺非常的多,吃的时候非常的麻烦,也要非常的小心,一不小心可能就哽到喉咙。

         虽然如此,我从小跟随父亲也是吃下数不清的这种鳗鱼,最近在一家著名的酒楼里,居然知道这种鳗鱼也叫着“田蟮”,同时竟然成为男人的大补汤,价钱可不菲,一盅田蟮大补汤叫价三、四百零吉,而且必须预定。据说,很多人都趋之若鹜,那酒家的老板还神神秘秘,非常嗳味地提醒我不好吃太多,不然一定会流鼻血。

         另一次我永远忘不了的是家里来了一条毒蛇。当年我们的家在小笨珍河旁,木板的建筑物,依着河畔屹立在一根根的木柱上,厕所就是在地板锯一个长方形洞口,屎尿都通过洞口掉入河中。屋子左右两侧及后面河边都有加藤树和红树林,这些沼泽地带特有的树木,当然会有蛇只攀附。有一个晚上,都已经熄灯睡着了。那个时代的我家是没有电流的,晚上点燃起大光灯,睡前一定要熄掉,避免火灾。那一晚,半夜时分,突然全家都骚动起来,父亲把我们都赶出房间,要我们到屋外去等。原来,他半夜起来撒尿,突然听到嘶嘶的响声,手电筒一照,不得了,竟然是一条五六尺长的眼镜蛇,吐着长信,非常凶猛的样子。本来就是老粗的父亲当然不会怕蛇,他操起了木棍,马上就把毒蛇击毙,当晚就把蛇剥皮炖药材。

         说也奇怪,蛇肉炖汤后,搁置在昏暗的地方,竟然会有惨绿的光芒跳跃在汤上。后来才知道,这些惨绿的光芒其实就是蛇肉蛇骨里释放出来的磷质。蛇肉汤清甜鲜美,非常可口,被称为“水鱼”的鳖肉汤也不错。父亲跟我都非常的喜欢喝水鱼汤,也吃过非常多的鳖肉,尤其是其边缘被叫着“裙”的胶质软骨,更是让人垂涎三尺。我可以也喜欢吃鳖肉,却不能够吃龟肉。这个奇怪的现象到今天我都没法解释。有一回,父亲从他的同好那里带回来一锅的肉汤,说是非常的滋阴补肾,他知道母亲不喜欢,从来就不说明是什么肉,等吃完后才会透露。我吃了一小碗,不到五分钟,马上吐了出来,吐得非常的辛苦,吐得连胆汁都吐出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草龟肉,其他的弟妹吃得津津有味,也没有事情发生。过了好多年,我再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一碗龟肉,同样的情况发生,把所吃下的龟肉,一干二净的吐个清楚,这才觉得奇怪。我自己向来不信邪,七八年前还特地到一家野味店去点龟肉来吃,可是,结果还是一样,食物一进肚马上翻肚,绝不让这些龟肉呆上五分钟。

         我爱尝野味的欲念到约十年前才消失。记得我在大笨珍的大同学校任教时,课余的时间,最喜欢的就是抓四脚蛇,以及被叫着“田鸡”的一种走动的鸟儿。抓四脚蛇的时候,我把大支的鱼钩用铁线绑好,再把从巴刹讨回来发臭的鸡肠钩在鱼钩上当饵,安置在学校后面沼泽地带,翌日去巡看,一条条的四脚蛇乖乖的上钓。吃四脚蛇要先剥皮,把四脚蛇头上尾下吊在树上或墙上,找一把锋利的刀,每次我都用学生削铅笔的小刀,从四脚蛇的颈部往下一划,皮肉马上裂开,我双手紧握蛇皮向外一翻一剥,就可以把皮剥去。吃四脚蛇有几个老辈人流传下来的忌讳:烹煮时放些米粒下去,如果米粒变黑,表示有毒,吃不得。其二是,四脚蛇的骨髓有毒,要用木支去掉,才可以烹食。是不是这些忌讳有作用,我不得而知,然而这是先父传下来的,姑且信之吧。

         最后一次宰杀四脚蛇时是一次丰收。那天竟然一次捕抓了九只四脚蛇,就在我宰杀这些爬虫时,一个顽皮的学生用脚去踢蛇头,结果脚盘被咬住不放,幸亏后来没有大碍。四脚蛇本来就是一种非常胆怯的爬虫类,略有动静,马上窜逃,这只四脚蛇会回头反咬确实让我大吃一惊。过后,妻在收拾我宰杀后的残物时,一个已经从躯干砍下来,搁在一旁恐怕有三四个钟头的蛇头,竟然会裂开嘴张口想要咬妻,吓得她花容失色,从此禁止我再杀生或尝野味。

         如今,父母亲也早已往生,而我也即将退休,我早就不再杀生,更不尝野味。我友佛界高人指点,宰杀尝食野味罪孽重大,祸及修行,波及功德,连累子孙。我早年无知,显然后悔来不及,唯有略转法轮,劝大家勿尝食野味,何况这些动物都有生命,许多还是受保护动物,不应该随便宰杀。大家若能有怜悯性,则将衍生慈悲心,世界祥和,大家功德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