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2009年2月的作品

从巫统州议员自费办团拜谈起

         龟咯州议员,巫统的拿督奥士曼在初五时,假龟咯港脚的耕文学校,自费举办了一个非常热闹且温馨的新春大团拜,向龟咯港脚、咸水港、龟咯山顶与龟桥的华人拜年,吸引了超过三千人的到来出席,可说是龟咯港脚与咸水港这两个渔村的村民,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人到来参与。这可是龟咯港脚自百年前开埠以来,首次如此热闹,由一个马来人州议员自费,自动自发到来向华社拜年。在龟咯选区是马来人安全区,这名州议员的举动,自然是轰动了整个龟咯区,也赢得了华社的掌声。
 

         或许有些人会以为这可能是308政治海啸的原因,然而熟悉这里的人都会知道,龟咯区向来就是巫统的堡垒安全区,前任州议员不曾踏入龟咯华人区一步,没有拨款给华社,她也照样高票连任两届。再上一任的州议员,也很少关注华社,照样中选照样位居高官。获得绝大多数村民支持,屡次以非常高票中选的拿督斯里黄家定,也不曾想过要在龟咯这个小渔村举办团拜。拿督奥士曼他大可以不必来讨好这带的华裔,可是却能够在中选的第一个农历新年,就自费到来向华社拜年,乐坏了这里的华人。

 

         说这里的华人都很高兴,一点都不夸张,并不是说华人有免费自由餐可以吃,有红柑红包可以拿,还可以看州议员公然燃放鞭炮就觉得非常高兴,而是那种受到尊重的感觉才让人感到珍贵。自开埠以来,自我国五十多年前独立以来,国州议员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多少议员跟部长都在龟咯品尝过生猛新鲜可口的海鲜,就是没有一个会想到向当地华社拜年,华人议员如此,更不必说是异族议员。众所周知,很多议员,尤其是那些不需要靠你的选票的议员非常的嚣张跋扈,有些不口出极端言论就已经是大幸了,还妄想他老爷掏腰包来招待你,还要委屈来向你拜年?

 

         华人听说是最容易应付的民族,而且最会逆来顺受,最多在咖啡店里,口沫横飞乱点评一番,到了真正要他老哥出面,个个噤若寒蝉,到了生死关头,管他是不是亲兄弟,自己先保身,出卖兄弟朋友又如何?也就因为这样,就算得不到国州议员的尊重,还不是一样,五年一到就以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把票投给了他。于是,上届两届的议员还很多人不认识,却乖乖的把票投给她。拿督奥士曼是个生意人,他当然看得出怎样才是双赢的局面,他其实可以不需要那么做,他那么做或许还会给人说成讨好华人,不过却赢得了我的尊重。希望我们的代议士们,个个能够向他看齐,尊重而且珍惜我国多元化种族社会构造,塑造和谐、安宁及亲善的大团结,这应该是独立超过半世纪我国每个国民都应持有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