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我的旅游文章

雨季游沙巴:

神山之旅

         第二天早上我們很早就起床了。一行九人,步出了香格里拉酒店,想朝向市區走去。可是天不作美,開始下起毛毛雨。我們走了一回,怕雨越下越大,就轉回頭回到酒店用早餐。不久,全平跟Alice也就來載我們出門了。這一天,我們計劃到神山住一晚。全平說,上神山要二個小時,一行人可以一路上山,一路在景點停下來。我在出發前就上網找資料,知道沙巴有幾種出名的美食,其中的斗亞蘭面跟保佛面最有名。來到了沙巴,才知道這些面食的名字是根據地名來叫的。比如斗亞蘭,原來是Tuaran地方的一種面食,保佛面也是。全平還帶我們去吃擔波羅里Temparuli面,跟Tanjung Arus面。吃過了我們才知道,這些面其實都是差不多一樣,跟西馬的云吞面差不了多少,云吞面是用燙水的,沙巴這些面是用炒的,擔波羅里面還加了雞蛋。面炒得很糊,說真的,我吃了覺得很不習慣。問問團員,大家也一樣。唯一好吃的是Tanjung Arus的豬雜湯跟干撈面,相當的可口。

从飞机上拍下来大鸟瞰图。
远远可以看到沙巴基金会大厦。

         吃了早餐我們就出發了,第一站就去沙巴基金會。這幢建筑物很高,也很特殊,建筑物像一個圓筒。我看到里面的招牌寫着Menara Tun Mustaffa,是紀念以前沙巴的首席部長吧。我們在離建筑物相當遠的地方,有一個小花園,屹立着一只洋灰做的鹿空曠地方擺姿勢拍了好多照片。可憐那只小鹿的一個角,都給游客拉斷了。沙巴基金會的建筑物已經成為這里的地標。我們從飛機上看下來都可以看到這幢建筑物。拍了照片我們就離開,一路沿着海邊的公路前進。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非常簡陋的木板屋子建筑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的。我在飛機上就注意到這些屋子,問了全平,他說,很多是非法木屋,是菲立賓人及印尼人的屋子,衛生設備都非常的差。不久,我們就停在一個海邊沙灘俱樂部之類的Club House.我們走到沙灘去。

我们夫妇与全平夫妇。
众人在沙巴基金会大厦前合影。

         沙巴亞庇這一帶靠近南中國海,一片汪洋大海,無邊無際,海浪偶爾輕輕拍擊着岸邊,偶爾巨浪沙沙的作響。海上是忙碌一片,大輪船靠着建筑在海上的碼頭卸貨。在飛機上,這些前景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我們在沙灘上拍了很多照片,還看到一種像棕櫚樹的植物,結了一顆顆像黃梨的巨果,橙紅色非常漂亮,果實是一小個一小個掉下來。我檢了一小顆給可舒,叫她拿回家去種,看看可不可以種出另外一株植物。在這里逗留了好久,我們才離開,準備上山。

洁指的就是象黄梨的巨果。。
巨果呈橙红色很漂亮。

         上山的路要經過很多小市鎮,路程要二個多小時。一路上全平都一一的介紹,可惜的是,我們是走馬看花,那會記得那麼多。我在去沙巴之前就上網去做功課,知道沙巴有一些著名的面食,所以我一聽說有經過Tuaran,就叫全平停在那里吃斗亞蘭面。吃了面,我們就上山了。一路上,我們還停在半山拍照片。神山遠遠看非常壯觀。藍色的峰頂,跟普通的山丘頂的綠色不一樣。阿莫說,峰頂像一個躺着女人,左邊是頭部,然后是突出的乳房。說着,我們就到了半山。

神山雄伟的风貌。
大家在神山前留下倩影。

         我們這一群大多數是老家伙,自然不能像小伙子一樣去爬山,我們只能在半山享受一下冷冷的氣候,住他那麼一宿。我們留宿的度假屋取了一個非常文雅,有禪味的名字,叫着“禪園”。我們住的是四房的apartment,一晚要五百多。這間旅舍的外面有很多的攤子在賣着各種各樣的蔬菜水果。我們把行李放好后,就出來買蔬菜,準備當晚自己煮。我也趁這個時候,叫可舒跟阿潔買了幾串雞屁股(就是所謂的七里香啦),那是我最喜歡吃的小食。可惜,七里香只剩下幾串,只好買多幾串雞胗。雞屁股很好吃,只是非常的油膩,雞胗就很硬。 買了蔬菜,我們就到國家公園去。哈,真的是天下東西樣樣要錢,進國家公園也要還錢,每個人付了三塊錢,我們就進入了國家公園。據說,要登山的人必須在這里登記,聘請響導,然后半夜三點左右就上山,跟着繩子爬山,大概五六點到達山頂,七點左右馬上要下來,那是因為山頂霧很濃。Alice告訴我她上過山頂,上過一次之后,以后給她一萬元她都一愿意再上去了。公園內有些涼意,我忘記帶寒衣,幸虧全平早就有準備。我披上他帶來深藍色的外套,一群人走着山徑,盡情的享受着山里的涼爽,以及清新的空氣。

         從國家公園出來,才發現還有東西沒有買,于是一行人又去了Ranau買東西,過后還去那間“美麗華”的超級市場,我在里面買了兩支本地酒。我發現這里本地酒很多,也很便宜。我買了一支叫Montaku還是什麼的本地酒,是一種透明的汽酒,味道甜甜,還算好喝。另外一支忘了什麼名,紅色有草莓味,可是不好喝,雖然也是甜甜,可是有一種化學的味道。透明的汽酒一瓶才賣RM 3.50,紅色的本地酒一瓶要賣RM 7.50, 兩支酒加起來,不過才RM 11.00。后來我才知道,沙巴的酒相當便宜。啤酒還可以買到Sepuluh Tiga或是Sepuluh empat(十塊三罐,或是十塊四罐),比半島的一罐六塊多(咖啡店價)便宜了一半! 回到了度假屋,剛吃完飯,阿興一家大小都來了,還帶來了很多的食物,真是難為他了。他的三個千金非常的乖,所以我說,家庭教育非常的重要。我和阿潔都蠻喜歡他的大女兒雯雯,今年五年級,明年要考UPSR了。二女兒恩恩,今年四年級,小女兒才四歲甜甜,人如其名,長得很甜美。雯雯很乖巧,很懂事,很有大家閨秀的模樣。小小的年級,就那麼有禮貌,很聽話懂事,真是替阿興夫妻高興啦。飯后我們把椅子沙發搬出來到露臺去。Alice煮的晚飯,讓我們享受了一餐非常可口,全素的晚餐。這些菜肴絕大部分都出自Alice的手藝。我確實有點驚訝,Alice那麼sporting的女孩,人長得漂亮,事業有成,非常友善,非常和藹親切,落落大方,居然還會煮得一手好菜!真的替全平高興,終于找到一位賢內助了!

         晚上的山中,冷風颯颯,空氣清新,我們在露臺上一邊享受着阿興帶來的小食,尤其是那甜甜的紅豆湯,可口的羅惹,香甜的糕點。真的有點不敢相信都是出自阿興的手藝!在冷風颯颯的情況下,我喝着本地酒,喝着啤酒,與大家談天,多么寫意,多么爽快!阿莫后來告訴可舒跟曉貞,說神山在半夜尤其是四點會變化,兩個女孩居然相信了,說第二天四點要起來看山。于是跟阿潔相約,第二天清晨四點,要起身拍神山的變化。當晚我們在涼涼的晚風陪伴下,很快都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