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我的旅游文章

雨季游沙巴:

亞庇,我們來了

         2005年报2月18日,我們一行九個人:我、妻、、林宗海校长曾錦鳳夫婦、黃奕松夫婦、莫亞霞、歐陽可舒以及林曉貞,搭乘馬航2620班機,在下午12:50分離開士乃機場,下午三點多,終于抵達沙巴的首府Kota Kinabalu亞庇,兩個鐘頭20分鐘的路程,把我們帶來亞庇機場與三妻舅鄭全平見面,來接機的還有他的太太卓明鳳Alice Chok,七妻舅財福及八妻舅全興,于是開始了我們五天四夜的沙巴之旅。

         我們一行人乘坐三輛車,浩浩蕩蕩出發,先到香格里拉Shangerila旅店拿房間,潔跟財福,我由全平載着,另一輛則由Alice駕。房間可不便宜。全平本來說是90多令吉,結果是一晚160令吉。我們匆匆擱下了行李,就由全平跟Alice載我們到他們的住家去。我們在全平的家逗留了相當久,然后就回酒店去,全平安排我們晚上去拜訪阿海,阿潔二舅父的兒子。當晚是他的孩子慶祝生日,準備了很多的自由餐食物,等我們去享用。

我们9个人与三妻舅郑全平及太太合影。
在阿海的家,跟主人家合摄留念。

         那晚,我們浩浩蕩蕩又出發到阿海的家。阿海是潔的表弟,是住在七支二舅父的孩子。當晚,全平所有在沙巴的兄弟都到齊了,大部分的孩子也到了。潔和我見了20年沒有見面的二妻舅全守。他變得很黑,長頭發剪短了,人也胖很多。他的太太還有兩個孩子都來。他的太太是香港人,20年前跟我們見過面,過后就沒有再遇到。全守在從事裝置電線電流供應的工作,與兩個兒子搭檔。他的大兒子最近還給電流電到手腕受傷,看來這分工作也不簡單。

         六妻舅也來了,春發以前曾經跟我們在胡姬花園786的住家一起生活了好多年,潔跟他的感情也比較接近。我知道她也很盼望見到玉寶,可惜阿妹沒有空閑,不能來跟她相聚,我感覺到她有一點遺憾。春發在打工,他的太太開了一間售賣越南手工藝品的店,在唐朝酒店毗鄰的百貨市場內。這晚她很忙,不得空沒有來相聚,只有兩個女兒跟來。

         七妻舅財福是個樂天派。他的到來為聚會添增了幾許熱鬧,他也是唯一還未成家的一個,我聽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后來他過來帶來給我們看,是一位卡達山美女,會講華語跟福建話,倒是很相配。他設計然后把沙巴神山的圖片印在T恤上,過后批發給零售商,我們在神山一帶看到各種各樣的T恤,標頭是I Love Sabah (Love是用一顆紅心代表),就是他的出品。我們在沙巴的最后一晚,阿興招待我們吃豐富的海鮮大餐當着跟我們餞行時,他跟女朋友帶來了好多的T恤,以批發價賣給我的同事,大家都非常高興。他也送我跟潔各一件,潔拿的是萊佛士花,我的是烏龜圖案。

         八妻舅全興與太太及三個女兒都來了。阿興跟太太都是非常好客的人,三個女兒,尤其是大女兒曉雯,大家管叫她雯雯,非常董事,很有禮貌,很乖巧,我跟潔都非常喜歡她。阿興的太太原來是西馬霹靂州打巴(Tapah)的人,兩人是筆友,結了婚才過來沙巴。讓我感到驚嘆的是我這些妻舅,雖然都是永春人,卻個個在沙巴學了一口的客話,朗朗上口,不由得我佩服。

         這一晚下着雨,全平跟Alice載着我們兜了一圈,我們去一個都是小販檔位的海邊兜了一圈,可惜就因為下雨不得不回酒店。我們住在酒店的七樓,之前我們到處旅游,住過不少酒店,這一回兩公婆居然讓那個水喉搞到亂七八糟,手忙腳亂,開熱水又太熱,開冷水又太冷!那種熱,是燙人的熱,不小心都會被燙熟了!我們以為只有我們是這樣,誰知道錦鳳、奕松的太太也是被冷熱水搞到亂七八糟。如此高級的酒店,弄到我們啼笑皆非。是晚,在香格里拉酒店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