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不当教师的现代青年

         每一年四月的高级教育文凭放榜,到了五月大学招生成绩公布,就是许多华小校长头痛的时候。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临教就像成熟的榴莲,一颗又一颗得掉个不停,一个又一个的辞职,到大专深造去,使华小的师资荒更趋严重。

         华小师资不足,这是不容否认的实事。每一年,这些空缺都由临教来填补,而到来应征临教职位最多的,就是等候成绩公布的高级教育文凭班毕业生,九号班教育文凭班毕业生反而少,这大概归功私立教育学院蓬勃吧,九号生大部分不是到中学继续深造,就是在私立学院修读各项课程。等候高级教育文凭成绩放榜的毕业生,趁这四个月等候成绩的空闲时间,赚取一些补贴日后升学费用,又可吸取生活经验,于是就纷纷到各华小申请当临教。而华小的校长虽然明知道这些临教在五月份都会辞职,可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为了能暂时缓和及填补校内师资的空缺,也只好接受这些“临时”的临教了。套句非常无奈的话说,有得填补几个月,总好过一年从头到尾没有的好。

         值得我们探讨的是,目前华小面前严重师资荒之际,为什么时下青年不喜欢当教师?临教空缺没有人申请,师训学院也少人问津,到底毛病出在那里?为什么教师以前是青年理想的终身职业,现代青年却不接受?是不是薪酬待遇太低,吸引不了现代青年?还是另有其他的因素?这些问题都与华小有切身的关系,值得华社深入探讨、研究及分析,然后找出症结点加以解决,避免华小师资后继无人。

         我总认为薪酬不是教师这行业吸引不了青年的主要原因。二三十年前,教师这一行业,永远是青年的理想职业。当时董事部还有参与聘请临教的应征工作,学校一有空缺就会在报上刊登征聘启事,而一两个空缺,总有七八个人应征。当年的我,还老远从笨珍特地搭车到龟咯山顶的一间华小去面试,结果居然失败,没有获得聘书。后来还是在自己的母校面试,才获得董事会的聘书。那一年,临教的薪酬是每月一百四十九元二角五分!可是没有人会觉得这样的薪酬是低薄,只希望下一年还能够接到聘书,更希望能挤入师训之门,成为合格的教师,所以平日教书,战战兢兢,不敢计较工作的轻重,分到什么功课就教什么。当年班级与教师人数的分配没有今天的高,临教往往会被分配到四十多节。虽然如此,不管是精神还是工作上,都感觉到很愉快,也不觉得有什么压力。

         许多人或许不知道,那一年,能够当教师还是一份荣耀,很多人都会把你当着知识青年,听说你是教师,好多人都会肃然起敬,露出羡慕的眼光。到了今天,现代青年不再把教师这行业当作是一门有吸引力的职业了,我们是要继续怪市侩的社会残酷的现实,还是应该设法挽住现代青年的心?

         我们华社或许不知道友族社会如何对待他们的教师。我在龟咯港脚服务时经常与国民学校打交道,所以就曾经看过邻近一些甘榜的村民,一听到有新教师到来服务,纷纷赶到学校来:来看看是否可以安排这位新教师住进他们的家!他们感觉到,有教师住进他们的家是一项荣耀,也知道这位教师肯定会因为接受了他们的好意而产生归属感,会有像一家人的亲切感,会为他们一家在上学的孩子、甘榜里的学生,甚至是学校带来莫大的好处,因为这位领受好意的教师一定会回馈,也舍不得离开充满人情及备受尊重的工作环境。如此一来,该名教师在温馨的环境下工作,士气自然大大提高,成绩也自然会好。这种希望教师住进自己家里的情况,面前在龟咯港脚还是很盛,因为在这里我们还可以找到尊师重道的传统。

         我们华族最重视教育,先贤对教育的付出与执着,我们后一辈应该尽心尽力的去维护、发扬光大及苦心经营。可是,眼前我们看到的是:动辄就指责、怪罪,甚至殴打教师,教师的社会地位锐降,这厢华社领袖疾呼尊师重道,那厢又有教师被指责动粗,现代的青年睁着眼看着这一切,他们会选择教师为终身理想的职业吗?

         金钱不一定会买到一切,教师这行业是服务行业,不是商业,我们要的是: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