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散文与怀旧文章

美国惊艳游情

         经过了接近二十个钟头的旅途,飞机终于飞抵多少人梦寐以求想移民,要追逐自由,认为是人间天堂的美国。我和妻怀着既兴奋又新奇的心情,在毛毛雨中步出了圣克劳(St. Cloud)机场,芳儿与文修早已在等候。这一次的旅美主要就是要参加芳儿的硕士毕业典礼。她奋斗了三年九个月,终于挨出了个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位。由于她暂时要在美国工作,恐怕三几年不会回来,所以我们乃决定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也顺便到美国中北部体验一下西部牛仔的生活面貌。

         芳儿是在圣克劳州立大学求学,圣克劳在米那苏打州(Minnesota)的中部,离该州的首府米那波里斯(Minnepolis)约一百英哩左右,就在著名的密西西比河的旁边,是个相当大的城市,却保留着乡村生活的面貌。米那苏打州位于美洲大陆的中部,离海洋很远,所以温差很大,早上与晚上的温度比白天的低很多。我到达时已经是夏初春末,早晚的温度约华氏四十度(摄氏约十度左右),白天则大约华氏七八十度(约摄氏十多度),对于常年住在热带的我们,这种温度实在舒服极了,只是早晚要出门还需要加上一条外套。这里空气非常干燥,湿度往往只有三十度,不像大马的九十度,所以出门时来自热带湿度高的我们,就要搽搽唇油Chap Stick,也要在手脚上抹上一层润肤膏,不然嘴唇就会干裂,手脚会发皱。我经常忘了在小腿上抹润肤膏,结果回到大马后,小腿居然发痒,抓到伤痕累累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象美国这么先进的国家竟然不用公制,样样都还是用英制,而许多生活的习惯及规律,都让我们感到意外。不是我比较崇洋,也不是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美国会是先进国,自然有他的原因,就以交通条规来说,我就认为美国人比较遵守规则,比较有礼貌,而且态度也好。据我所知,除了一些大城市及高速公路之外,圣克劳的市区内的交通意外非常的少,而且肇祸的通常是一些醉酒驾车的司机,正常的车祸就非常的少。

         美国的司机座位在左边,车行是靠右走。在这里,行人大过天,可能圣克劳是个比较小的城市吧,行人过马路居然可以大摇大摆地慢慢的走,而来往的车辆居然都要停下来让行人过。我在想,如果是在大马,不要说是吉隆坡,就在笨珍这种小小的市镇,你若过马路不带眼睛,行动不快一点,不让车子撞死,也要给司机骂死。在美国,十字路口不分大路小路一律有“停止”的告示牌子屹立着,不管那一个方向的车子都必须停下来,而先停下来的车子先走,结果次序斐然。最妙的是大路分三条车道,这里当然指的是圣克劳市区内的马路,左右两条是单行道,一来一往,中央的是让左右两边的车子,如果要转弯就得用这条车道,所以有时看到中央这条车道,前半部的车辆车头朝前,后半部的车辆则车头朝另一方向呢。更妙得是,大路两边还保留让脚车行驶的专用道,而在这里,脚车一年最多也只能在春夏天踏一两个月吧了,可却偏偏是他们最爱的运动。

         美国政府照顾学生到达无微不至的地步,他们的学生校车也与大马的校车一样,髹上鲜明的橙黄色,只是他们的校车门边有一个“停止”的牌子,当这个牌子立起时,所有跟在后面的车子都要停下来,不得越过校车,违规者校车司机有权报到警方去。文修的一个朋友就是因为不懂这个条规,竟然被罚劳改。当然,如果有一队学生过马路,所有的车辆都乖乖的停下来,让这些大过天的未来国家的主人翁过马路。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天,竟然一声车笛声也不曾听过,洋人悠闲的生活观、悠逸的倘及其重视礼貌的行为可从这里窥得一斑。

         在美国,最妙的还是车牌。美国每一个州的车牌都有自己的特色,而且可以随个人的喜欢选择字母或号码,有些人把自己的名字当着是车牌。米那苏打州最著名的是她的湖泊,我们抵达时从飞机上看下来,只见到处都是湖泊,大大小小数也数不清。这个州的车牌就以蓝色为底,同时打出一个标语“10,000 Lakes”意思是“万湖之州”也。南达哥打州的标语是“Great Faces Great Places”,佛里达(Florida)州是“Highlands”,威斯肯新(Wisconsin)则是“Americans' Dairy Land”,麻省(Massechusette)是“America's Spirit”,形形色色各自有其特色。所以,外州的车只要一看车牌,马上就知道是从那一州来的。

         在圣克劳,人们的理想家居是拥有一间有两个车房一个泊船的车房,两层建筑物的住宅,再加上在某个湖泊旁有间度假屋,在周末及假日时去划船钓鱼,足见钓鱼是这个拥有万多个湖泊州属人们的共同嗜好。在公路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拖着小游船的汽车,载着一家人,到湖边去逍遥钓鱼去了。而在环保的概念下,美国人只钓超过八寸长的鱼,少过这尺寸者,一概要放生放回湖里去。

         我们在大马熟悉的汽油在美国完全看不到,以美国人的生活水准,汽油是便宜到不得了,而且很多油站的油价都不一样,一加仑汽油,有些油站卖一元零九分,有些就在隔壁的油站居然只卖九角九分。油站就如超级市场,通常都会卖饮品快餐,有些也会卖啤酒,最妙的是很多油站都设有赌场,让来添油的顾客赌上一两把。芳儿曾在油站里买了一种薰牛肉乾给我尝尝,味道不错,越嚼越香。油站里也会卖一种美国人喜欢吃的甜糕饼donut,圆圆的一个,非常的甜,入口相当可口好吃。

         美国人崇向自由,他们行动我行我素,只要不伤害到别人,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会管你,因此,他们的衣装非常自由,在马路上我们会看到西装笔挺的人群中参杂着背心短裤拖鞋的人群也不足奇,我就亲眼看到一些足穿拖鞋在学士袍下只着短裤赤裸上身的男学生,方帽上还故意绑着一个飘荡在空中的汽球,一摇二摆地上台领了文凭,下台时就一边走一边当众脱去学士袍,光着上身走了出去呢。在这么庄严隆重的毕业典礼,美国青年都可以如此自由的放肆,可以想象他们追崇自由的态度了。所以,春天一到来,在一幢幢不围篱笆的住宅前,只见一堆堆只穿泳装的男女老少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或悠逸地看着书,或喝着啤酒,或聊着天,一副悠哉闲哉自由自在的模样`么写意。可若换成是我,我就不敢在户外逗留得太久,这是因为在这里,一到春天,所有的小虫子和蚊子都一窝蜂飞出去,围绕着人们团团转,非常的令人讨厌。那些美国蚊子,又黑又大只,叮了人竟然肿起巴掌那么大的疙瘩,又痒又痛。文修有一次陪我们去跑步,后来去打网球,小腿竟被叮了一口,马上肿得比手掌还大,又痒又痛,三天后才开始慢慢消肿。

         美国佬的食物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不堪入口,不但咸也甜,更糟糕的是非常油腻,几乎每种食物都要放乳酪,分量呢更是大得怕死人。这倒说明为什么美国佬几乎每个人都是那么的胖,我在几个购物中心都遇到救伤车, 911的救护人员抢救心脏病发者就象在大马电视播放的911节目一样。 可是,由于初到贵国,自然想每一种食物都想尝一尝,于是道地的美国餐和快餐、墨西哥餐的Taco、意大利的面条,每一样我都去尝一尝,到最后还是发现,我们的米饭最好吃。米那苏打州有一种叫 wild rice的长型黑色米,可是煮成饭却一点也不好吃,反而是煮成汤倒是别有一番滋味。洋佬用餐,往往是汤先来开胃,再来才是正餐。临回大马的前一夜,芳儿的日本同学的家长特别在一间著名的牛排餐馆请客,那半生熟的medium rare还带着血,敢敢有十二安士那么的重,沉甸甸的一块血淋淋的牛肉,配上一粒有小椰子那么大的空心面包,再加上汤料,吃多了不胖才怪。

         在美国,酒倒是非常的便宜,而且种类非常得多。超级市场不可以卖酒,要买酒须到liquor store去,有些油站也会卖啤酒,只是价钱比较贵一点。芳儿知道我平日喜欢喝两杯,也就买了一些啤酒与红酒,还有一种酒精浓度与啤酒一样的水果酒,甜甜的汽酒喝起来非常爽口,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如草莓等,连不爱喝酒的妻都喜欢饮。美国人喝啤酒喜欢用小支的玻璃瓶,一打啤酒大约是四到八美元,折合马币还是非常的便宜,尤其是红酒,一瓶五六美元,折合马币,也不过一瓶才十多二十零吉。在摄氏十度的气候里,风吹来还是让人冷得发抖,喝一两杯,正是人生最写意的事。

         美国人都会保持基本的礼貌,而且很有亲切感,不管你认识不认识一见面就是Hi,然后是“你好吗?”再来一句Have a nice day. 当你大包小包地抱满一怀时,如有个陌生人伸出援手,那是非常平常的事。在圣克劳,因为冬天的北风会带着雪花滚滚而来,于是这里家家购物中心、餐馆及办公室都装有两扇门,而进出的洋佬都会非常有礼貌,很有次序,也很有耐心,并常会帮别人推开门扇,不像在我们大马,争先恐后的怕输态度,最让人讨厌。

         美国人似乎喜欢把物价都定在“九”上,比如汽油每加仑1.09,啤酒一打4.99,草莓一磅69分等等,所以出门回来,袋里总是很多的一分硬币。在这里,信用卡非常的流行,几乎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两张信用卡。而另外一种付账法是用小小张类似支票的 check,三几元的账项也可用check来付还。

         芳儿问我要如何安排旅游节目,我知道美国地广人稀,往往要到另一个地方去,只能坐飞机,而那些大都会的旅游景点,要去参观只要以后参加旅行社就可以了,我倒应该藉这个机会,好好看看美国西部有那些传奇?所以,我要女儿以车代步,带我参观美国的农村及经常在电影里看到的西部牛仔的生活,而我更要她带我到世界五湖之一的苏比略湖(Lake Superior)去看看。于是,芳儿与文修租了一辆日本车,带了两老,出发去寻找西部的牛仔镇。

         美国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非常笔直平坦,全部以号码为名,出门时只要有一本地图就非常容易了,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高速公路是免费的,不像我们大马过路费居然比汽油钱还要多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我们的第一站是鲁禄 (Duluth),就在世界五大湖之一的苏比略湖旁,再过去就是加拿大了。这是美国引以为荣的世界最大的内陆港口,也是美国第二大的港口,仅次于纽约。苏比略湖与密芝根湖 (Lake Michigan)、 休伦湖 (Lake Huron)、 伊利湖 (Lake Erie) 及安大略湖 (Lake Ontario)并列,一半在美国境内,一半则在加拿大里,湖面之大难以想象,环着湖有一条长达646英哩的环湖公路,也即是说这湖的圆周有646英哩这么大,而湖内竟然波浪澎湃。我笑着对妻说,这波浪是要叫着“海浪”还是“湖浪”?湖边有一公园,里面铜雕塑像颇多,只是没有说明,不知道是纪念那一些人。湖边放置了许多从著名但已退休的大轮船上搬下来的航海器具如大锭等等,还有一条沿着湖边的Lakewalk, 白色的海鸥整群的飞来飞去,或在公园里跨着大步昂首走着,一点也不怕人类。在这里,如果有兴趣还可付钱上渡轮在湖中遨游一番。湖的另一角落有一座大铁吊桥(Aerial Lift Bridge),当渡轮要驶进运河里时,吊桥就会升起。坐在湖边的椅子上,寒冷的“湖风”迎面吹来,非常的冷,温度恐怕只有七八摄氏度而已。停泊在苏比略湖边是一艘长610尺的巨大轮船。这艘船龄高达四十岁的退伍货轮,如今是被改为让游客参观的名胜。可惜的是我们来到时刚好暂时关闭,没有机会上去参观。

         从苏比略湖回来,隔天我们就上路到邻州的南达哥打州(South Dakota) 去。 这是一个以农业发达的州属,且是美国西部的发源地之一,美国人经常把这里称为 Old West. 我们从第90号的高速公路,经过了中部山区时间调快区(Central Mountain Time Zone),进入了真正的美国西部的世界,首先看到的是在奥卡敦(Okaton)的“鬼市镇”(Ghost Town)。这里称之鬼市镇,顾名思义早已被人们荒废了的小市镇。镇口一个招牌写着只剩下十三名人口,而在镇口卖纪念品的老婆婆则跟我说,只剩下她与老伴两人,晚上就回到邻镇去睡。鬼镇跟1880年镇差不多是一样,都是以前西部市镇的模式,镇内只有一排小木屋,除了有酒吧、沙龙、杂货店之类外,还有一间监牢。我们倒是发现这里的纪念品相当的真,而且价钱也不贵,只是买了后兑换成马币还是一笔惊人的花费呢。

         从鬼镇转出来,到了170路口进去就是一八八零年的牛仔镇,这是为了拍摄《与狼共舞》(Dance with the Wolf)特别将真正的西部牛仔镇重建起来的拍摄场地,占地二百多英亩,如今当然已成为旅游景点,也称为历史景点。镇里保留了原原本本的美国西部牛仔市镇的面貌,笔直的街道,两旁都是小小的独立式店屋,有理发院、美容院、杂货店、酒店、银行、火车站、铁匠店、报馆、警长办公室、监牢、消防局、教堂和学校。除此之外,更有许许多多以前美国西部牛仔镇才能找到的马车、救火车、树桐马车及火车等等。在进入市镇的门口,有一个小型的展览厅,把从前西部牛仔生活的用具、武器、服装及器材都原原本本的展出。除此之外,这里更展出红印第安人的帐篷、武器、服装及生活器具等等,非常值得一看。

         从牛仔镇转了出来,我们继续沿着90号高速公路前进,然后转向131出口,终于来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世界奇观之一的Badlands。顾名思义,Badlands似乎就是一片没有用的坏土地,但那种险峻的陡崖峭壁,陡峭之处宛如鬼斧神工的雕刻,险峻之处让人叹为观止。这个占地约二十四万英亩的国家公园分为三个部分,北部约有六万四千英亩全是鬼斧神工的高山岩石,有些如城堡,有者如云片夹于山头上,有的就象巨型菌形蘑菇,奇形怪状的山壁,宛如被利刀削去留下凹凸不平的峭壁险崖,另人目不暇给。企立于这些自然界的奇观中,人类变成那么的渺小。据说这里的地形是七千五百万年以前大自然留下来的奇观,而在这里也曾经发现过许许多多的史前动物的化石。在这里更可以看见北美洲草原上的特有动物非常罕见的拨鼠(Prairie Dog),也可以看见巨大无比毛茸茸的大野牛(Bison)。

         从Badlands转出来,芳儿和文修就带了两老上Rushmore山去,这是美国人个个引以为荣的景点。美国人最敬佩的总统共有四位,第一任的华盛顿总统,独立宣言及宪法起草者的杰沸申(Jefferson),解放黑奴的林肯总统,以及解救了巴拿马运河(Panama Canal),把美国经济带向新纪元并引导美国在国际舞台扮演领导角色的罗斯福总统(Roosevelt)。因此,爰将这四位总统的人头肖像费了十四年的时间,雕刻于拉斯摩的山头上。于是,这四个人头就昂然立于山头俯视着到来参观的游客。据说,里根总统最耿耿于怀的是,他没有办法说服美国人让他的肖像也刻上这个山头呢。从Rushmore再上山就到了另一个在山头上雕刻出一位据说是当地著名印第安人领袖的Crazy Horse肖像。这个肖像才刚刚开始雕刻,所以只见山头上有一个印第安人酋长的人头肖像。据说整个肖像将包括酋长全身以及他胯下的坐骑。

         南达哥打以农业为名,主要的农产品为玉蜀黍,而为了要推介其产品,米西尧(Mitchell)的农民乃在1892年建立了一座“玉蜀黍皇宫”(The Corn Palace)。据知这是全世界唯一一座的玉蜀黍皇宫,它的特色在于皇宫外墙用各种不同颜色的玉蜀黍来黏贴成各种各样主题的图画,不但特殊而且非常壮观。宫内挂满了玉蜀黍皇宫每一年用玉蜀黍黏贴不同主题的相片,里面更有一座大礼堂,墙上自然也用不同颜色的玉蜀黍黏贴上各种各样不同主题的图画,非常特出新奇。皇宫前有几间卖纪念品的商店,价钱就大大比Rushmore山上纪念品商店来得公道了,虽然如此,美金兑换成马币,往往还是让人感到咋舌。

         来美国十多天,中北部最让人感到难忘的是她的天气。这里,人人都要常常留意天气的转换,尤其是恶劣天气的形成。所以,家家户户每天都一定要观看电视的天气波道。有一次的下午,我和妻在圣克劳的密西西比河畔的Riverside Park散步, 突然遇到文修,他停下车来匆忙把我们载走,还没有回到家,警报就已经响起。原来,这里随时都会有龙卷风(tornado)的产生,而且非常的恐怖,常常把农村荑为平地,所以这里的住宅,绝大部分都是用木料建成的,一来被吹倒了重建容易,二来被龙卷风追吹袭时所造成的伤害也不大。我们回大马的一个星期后,龙卷风吹袭南达哥打州的新闻就在各报的头版!我们大马没有这些风灾,真得是幸福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