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小說:微型及短篇

流 失

         她努力要睜開雙眼,然而四周卻被氤氳困住,形成了一團稀薄的霧氣,白茫茫的朦朧,周遭澹澹的灰暗又沉又闊,那双乌溜溜的眼珠,在飞灰的周遭仿佛特别明显,她看着那一头乱发蓬蓬,蜡黄的面色,眼睫毛低垂着,小手拇指含在嘴里,舔着唇咂着嘴,溜瞅着眼兒,一臉的饞相,心里就凄凄地,仿佛有一股酸酸的醋流过,呛得鼻头都酸了,内心突然感到非常的堵塞,一丝丝幽幽的哀愁,快速地翻阅着童年的回忆。

         她怜悯地看着腆着黝黑鼓蓬蓬的脸颊,夷然腼腆着的一张甜净的小脸,一双招风耳朵,仿佛就是自己过去影子的翻版:“为什么要抢啊?老师去买印度煎饼给你吃,好不好啊?这麽小的年纪,好学不学,学人家抢食物?以后不可以这样啊!”那小不点以很低沉很微弱的嗓聲,呢喃地答应着却不敢正眼看老师。她看了看外面昏暗的早晨,陰灰灰的天,却挡不着内心那一絲瘦瘦的快樂,從她滿懷的憐憫中,潺潺地非常滥情地流出,于是她快步迈入让像是玻璃窗上黏了一层玻璃纸的天色所罩暗的街道。

         印度煎饼呢?她走过两条街才买回来的煎饼,那小瓜馋着嘴等着吃的煎饼掉到哪儿啦?她还在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四周依旧灰溜溜的跟天空一样,她双手挣扎着,仿佛要将挂在眼前灰茫茫的帘子掀去,好看清楚煎饼掉到什麽地方。外面風涼如浸,吹得半空的墨云像潑水一樣,揚揚地朝四邊飛散,隨着就下起點點細雨。她把印度煎饼用手提袋挡住,不让飞灰似霏微的细雨淋湿,快步要回学校。突然,一辆绿色的摩哆单车,像一线溜光,飒地在她身边掠过,凶恶的骑士右手一抓,扯住她的手提袋不放。

         天突然回过脸来,灰暗的大脸,让尘世上一切都惊惶遁逃,昏暗里拼命的碰隆,雨忒啦啦打在脸上,她拼命护着,也不知道是要护住手提袋还是印度煎饼,痛楚让一切都变成了青、白、紫,一阵剧痛,她翻滚跌向沟渠。挫了挫牙,雙腮紫漲,她挣扎翻坐起来,把煎饼跟手提袋紧紧抱在胸前。血涓涓地混合着雨水,没头没脑流了一脸都是。她咬紧牙根,挣扎勉强站了起来,却发觉那摩哆骑士已经回头来,猥琐中狰狞扭曲的鷺鶿眼,口里还淌着涎水,挥着一把铁棒,她清楚地看到一道青筋在那人的眉棱骨上爆起来,然后一阵像用牙医螺旋钻直挫灵魂深处的痛楚,把灰暗的天空终於送入了盡頭,孤寂立即陪伴静谧让世界完全流失,一切都变成了一片灰白。

         大地緊裹一件尸衣,漠漠原野上,更是流蕩着一縷悲憂,一阵臨終的嘆息,叹息風的無情,叹息雨的无义,风無緒的掃掠,雨无情的落下。雨水让风带着四处流失,于是雨水也冲走了尘埃,让泥尘也流失。呼啸而去的骑士,像一阵风,耀武扬威地飞驶着,经过了学校门口,那里伫立着一个馋嘴的小孩,痴痴地沸騰騰地等着印度煎饼,心里暖暖有一道清水逶迤地波動,有着无限盼望的憧憬。

         她还在努力的要睁开双眼,童年时住在胶林里,那些家境太穷没有东西可吃的少年偷窃行为经常成为她内心澎湃的海涛,汩汩的吞噬着岸边淡黄的海沙。她总认为,人性本善,一串串的传统缀成的生活,是应该会像海水一样,永远不停地拍岸,一浪又一浪,永无止境呢,还是像被浸蚀的海岸线,不断的流失?蓦然之间,她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了。

         那个痴等的孩子,看着呼啸而过绿色的摩哆单车,瞪着那耀武扬威的骑士,发现他就是早上自己上学前亲吻掌背的人,于是,他一只手指按在腮帮子上,翘着十指尖尖,眼睛披上一層黑幽幽的紗簾,里面仿佛珠光瑩瑩,畏怯怯地嘀咕低声说道:“是爸爸!”

         第二天,所有报章都以显著的版位及巨大的字体刊登这个标题:“女教师过马路,被匪徒攫夺,头部受重创,不治身亡。”

         雨下过后,还是一样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