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从龟咯港脚的污染看公民意识

         位于马来亚半岛最南端的龟咯港脚,是一个颇负盛名的旅游地区。每一个周末,来自新加坡的游客如潮水般涌进来,为我国赚取无数的外汇,却也给这个地方的居民带来生活上的困扰。

         这里会如此受新加坡人的青睐,除了这里拥有最特出的水上浮脚屋的渔村外,其美味可口的海鲜、廉价的土产及非常廉宜的纪念品、皮革用品、衣服以及手表,都是吸引外地的旅客的原因,再加上这里风景明媚,水色山光,碧水萦回,云水苍茫,烟波浩淼,对于长期在城市的人,不啻是个世外桃源。新加坡人的星币以二倍多来兑换马币,自然对这里“一站式”的旅游方式感到廉宜。以一组五六个人的游客,只需付每人约六十到一百元马币的费用,兑换星币也不过是三十元到四十多星元而已,就可以在设备齐全,有卡拉OK、麻将台及钓鱼用具的度假屋内住上一晚,还可以享用晚上的烤肉餐、第二天的早餐、中午的海鲜大餐,以及乘船到海上参观浮在海面上的养鱼场。这对长期居住在城市的新加坡人,不但感到新奇,而且觉得非常的廉宜。

         游客一多,垃圾自然加倍,以往垃圾都全丢进海里,以龟咯港脚的居民来说,是最方便不过,随时随地只要往窗口门外一掷,多么的方便,海水自然会把一切的垃圾带走。可是海里的垃圾一多,海潮带不走那么多的垃圾,就把垃圾送回来,于是海水就受污染了。潮水一涨一退,垃圾都被带回来,囤积在屋下,不但不雅观,味道奇臭,而且也非常的不卫生。久而久之,海里的鱼儿也受到危害,养在养鱼场里的鱼儿也受到波及,生存率低过十五巴仙。这时大家都发觉到,污染不是别人的事,而是肯定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计,危害到每一个人的健康。我还记得当年我还在龟咯港脚服务的时候,陈树藩村长登高一呼,要求全村的村民都响应环保工作。于是,学校的垃圾不再可以直接扫下海里,纸张也不可以丢进海里,吃剩的食物也不准倒进海里喂鱼。这些垃圾必须收集起来,放入垃圾桶内,然后再拿到县议会安置于停车场的大垃圾桶去倒。度假屋经营者必须将垃圾收集在黑色垃圾袋里,然后置于屋前,再由村民委员会雇佣的马来工人将这些垃圾一包一包用手推车推出来到进县议会的大垃圾桶。住家与店铺都必须自备垃圾桶,也不准把垃圾倒入海里。

         开始实行的时候,村民个个都非常不习惯,且多人颇有烦言,因为一惯来大家都是随手一掷,既方便又干净利落,现在要把垃圾收集在垃圾桶内,又要多一份工作来清除桶内的垃圾,很多人都大感不习惯。

         村长陈树藩不但没有停下来,他更再接再厉,发动了几次的大扫除,我还记得当年大扫除时,学校的董家教都到场,而且村长也自己率先跳下海里去清除囤积在屋下的垃圾。一次的大扫除不够,接下来的几次,越来越多的村民都加入了大扫除,村里的“灭火机”被推出来喷射清洗马路或清洗学校等,村民终于发现污染是他们的最大敌人,而且会祸害到下一代。他们的环保意识,让他们也急速提升每个人的公民意识。今天,喝完汽水后,汽水罐不会被丢下海,而是放进垃圾桶内;吃不完的食物,再也不倒进海里喂鱼,都须包装起来,拿去垃圾桶丢弃,避免海水再次受污染。

         所以,如果你刚好在龟咯港脚旅游时,可能一时贪图方便,顺手将手上的铝罐丢下海去,你可能会被旁人呼喝,希望你不会生气,反而应感到高兴,因为龟咯港脚村民的公民意识的提升,大家都知道环保的重要,为了避免以后吃不到海里新鲜的鱼儿,我们是应该确实做到环保,也应该尽一尽公民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