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华人最喜欢游“干”泳

         曾经在龙引新文龙中华中学执教的冯大姐沈安琳老师送给我她三本著作,我感谢她的热忱,却一直拨不出时间来拜读,我想她也会怀疑我这个小老弟会去读她的作品。到了这次拿假期到福隆港及金马仑云游,在旅途中详细把她的《难忘的旅程》读完,感觉上非常的愉快,原来冯大姐也跟我一样,喜欢旅游也喜欢摄影,而且足迹遍踏美国、加拿大、台湾及中国等地,且每到一处必做纪录,终于合集出版成书。冯大姐以七十多的高龄,退休多年却退而不休,除了到处旅游外,更积极参与文化工作,我这个小老弟除了佩服外,更要向这位教育界里的老前辈致敬。

         冯大姐的文笔细腻,对中国文学有深厚的了解,诚如永乐多斯在序文中所说,冯大姐成功地把人间美好的情,风景及人物,娓娓动人心弦地写了出来。我深深为这本著作吸引住了,冯大姐细腻的描写,读者有如亲自旅游,书中的感情自然流入,完全不虚饰造作,让人倍感亲切。我读书相当的挑剔,尤其是小品文及游记,冯大姐的游记却能让我在旅途中感到非常的愉快,尤其我当读到她写的特瑞福斯纪念碑,美国贸易中心的游记,台湾及加拿大的行程时,发现冯大姐的文章虽写旅游,却融入了人间浓厚的情谊,长辈的慈爱及祥蔼,亲情与友情,紧紧扣住人心,让人非把文章一口气读完不可。

         其中,她为台湾卖蛇肉汤小伙子舞弄眼镜蛇拍照被呼喝的情景,以及参观世贸中心时描写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中年洋妇人,有如象刚放出来的鸟儿一样,吱吱喳喳,欢乐无比的情形,要求替她们拍照,高兴的不得了的描写,还有在时代广场旅游时遇到一个指挥交通的年轻黑女,当冯大姐替她拍照时,她微笑致谢,可是在唐人城为自己人拍照时,这些黄种人不但不会感谢你,反而认为你是在冒犯他,怕你勾去了他的灵魂去作法,赶快掩面躲藏害怕上镜,差忌你不怀好意的描写,最让我感触良多,也叫我拍案叫绝。

         会引起我的许多感触,是我想起了兼职通讯员以及合约撰稿人时,为报馆作采访时必须拍照时所面对的结果,就如冯大姐所说,似乎是华人对于拍照似乎有所顾忌,往往知道本身被拍时,都会遮头掩面,有时还会大发脾气,显得非常的不合作。当然,我指得都是拍些光荣或是正常的相片,那些在法庭外用衣服报纸遮头盖脸的,自然是另当别论。虽然如此,华社也不乏喜欢拍照的人,尤其是与大人物在一起拍照,翌日又可以见报。

         华人拍照还有一绝,一些社团在拍照时,偶尔有一些“非常客气”的成员,打死都不肯坐前面,好象坐在前面会犯了滔天大罪,又有一些更加的客气,一听到拍照,连人影都不见了,仿佛一拍照灵魂就会被摄走,于是最好最是逃之夭夭了。这种情况的结果就是每次拍照,都要催三唤四,这里拉人那里请人,好不容易才拍好一张照片。

         推三堵四的客气不奇怪,华人最绝的本领在拍照的时候游“干”泳。何谓“干泳”?原来,在水里游泳的时候必须两手一起往后拨,有一些人为了要能够与到访的大人物一起合照,翌日见报可以显耀,在拍照的时候乃双手拼命往后拨,把阻挡在前面的人群拨开,拨出一条挤近大人物身边的路,这时远远一看,他老兄可就象在陆地上游泳,这不是游“干”泳是什么?

         要拍照时客气不肯在最前,有时甚至逃之夭夭;,有大人物合拍时游“干泳”,这种矛盾的做法正是华人的面具文化,既要面子,更要显耀,却又要虚伪地表现出谦虚、客气及礼让,就象跟圣人一般的伟大,看来,恐怕这就是为什么华人在餐馆相遇时会问对方“来吃饭啊?”,在巴刹相遇时会问“来买菜啊?”,在超级市场相遇会问“来买东西啊?”在学校看见你带孙子来上学会问“带孙子来读书啊?”的废话文化。

         你的回答,永远都会是“是啊”,因为你要表现出客气及谦虚,于是你也会同样以废话问回,“你也是来买东西?”,却从来没有人会向对方说:“废话,来餐馆当然是吃饭,不然是来大便?”

         看一看阿根庭的华人,一盘散沙的结果,唯利是图的下场是象印尼的华人下场一样,永远是代罪羔羊,华人,永远是戴着面具最喜欢游“干泳”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