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社团与会员子女奖励金的颁发

         近日我所领导的笨珍华校教师公会在新山善人郑芳校居士的赞助下,继续颁发了第三届的会员子女奖励金。这是第三次郑芳校居士慷慨解囊赞助笨珍华校教师公会的奖励金,郑居士年幼失学,所以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也明了再穷也要让子女受最好的教育的原理,所以对于奖励金的赞助,他总是那么的慷慨,而且每次都对我强调,每份奖金必须最少五十零吉,才能起鼓励学子努力向上的作用。郑居士这种施恩不图报的菩萨行为,比起许多一毛不拔的富翁,以及一些只会讲不会作沽名钓誉的人,确实是功德无量。当天的仪式幸蒙郑居士亲自出席主持,大会当然邀请他把所赞助的奖励金颁发给予÷莘莘学子。郑居士非常高兴,他更现场拨出各一千零吉给民众学校、侨民学校、笨珍洗肾中心、笨珍文艺协会,以及教师公会充作活动基金,总数达五千零吉之多。

         我本身非常感激郑居士的慈悲心,他体胖脸慈的一副佛相,总想把心愿化为朵朵慈云布施,甘露泽及多少莘莘学子,塑立了广种福田,以慈悲喜舍之心,勤植万蕊心莲,同造爱心社会,力行菩萨道的最佳例子。愿我佛慈悲,恩赐天下善人福报连连,长寿健康,幸福快乐。佛家强调因果,说是:万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又说:世间万物,具是因缘而生,因缘而灭。郑居士广结善缘经常布施,让多少学子受惠,我想善有善报,善人必得善果,必有福报。

         社团颁发子女奖励金有着一定的积极作用,纵然是奖励金额不高,确实也起了一定的激励作用,而且是社团回馈会员的一项最实际的回应。我记得在某校友会服务时,就曾因为为了纪念已故陈期清先生而策划发动颁发奖励金,而今这个已经颁发多年的奖励金仍然继续颁发,而期清先生往生也经已近二十年矣。期清先生是笨珍培群一校前副校长,后来因为车祸不幸身亡逝世。他生前不但是我的挚友,也是一位非常难得的良师。当年我刚从校门出来,竟回到母校去当临教,一切都诨浑噩噩,懵懵懂懂,期清先生把我带在身边,随时指导我,从工作到处事为人,我在期清先生身上看到了耿直及诚恳,积极及忠厚,忠实及厚道。可惜期清先生英年早逝,他的太太不久前也刚逝世,人生数十年的光景就如此过去,回头一看,许多良朋益友如粉墨登场在人生舞台演出的演员,一出一出的演出,然后一个个的下幕,一晃之间多少人皆已谢世往生,让人唏嘘不己。

         由于自己的信念使然,除了教师公会及上面提到的校友会外,我也曾为笨珍的六桂堂的奖励金组服务了廿多年,更把奖励金的概念带进许多团体与社团,这些团体除了目前还是由我领导的笨珍华校教师公会外,也包括了龟咯养殖业公会及慈德庙,以及许多我已不再服务的团体。我会积极地推动奖励金颁发是因为发现到奖励金不但能激励学生努力用功读书,更明显地能成为他们保持优良成绩的推动力。除此之外,很多家境比较辛苦而且兄弟姐妹众多的学生,纵然所获得奖励金数额不高,在开学时需要的时候,也能帮上一些。

         虽然奖励金只能颁发给予成绩优良的学生,而这些学生往往只占据了总人数的小部分,其作用却甚大。这些成绩优良的学子日后必学有所成,当他们返回社会服务时将记取昔日通过奖励金所得到的激励,因此也将会有回馈之心。得不到奖励金的学生也能了解,要得到奖励必须要努力,世上绝没有不劳而获的利益,要有所获一定要积极力求上进,而这正是奖励金的主要激励目标。

         我们经常感觉到,华社的团体经常会有青黄不接的情况出现,新的一代对华团的活动不感兴趣,我在想,通过颁发奖励金是否也是一种诱发青年加入华团的活动,进一步培育华团未来的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