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不愿意出席家协大会的家长

         最近有关华校的家教协会会员大会竟然没有几个家长愿意出席的新闻居然上报了。其实,家教协会会员大会往往出席的教师人数比家长人数还要多,这种怪现象似乎已经是每一间华校的“传统”了,大家司空见惯见怪不怪。除非是校方强制性要求家长出席,比如举办家长日要求家长来领取成绩册,或是颁发奖励金,硬性规定家长必须出席,不然的话,如果是家长非常踊跃出席大会,反而是反常的现象,因为通常也就只有在两方面人马对峙的情况下,才会有“热闹”的场面出席。这次家长冷淡对待家协大会新闻的上报,也不见的会在华社引起任何涟漪,最多也不过落个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已。

         可是,这种情况看在教师的眼里,尤其是身为行政人员的校长眼里,就会有一种家长对学校莫不关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当然也让人认为,家长不关心子女的学业,更不关心学校的进展。这种感觉当然也影响校长的办学热忱,多少影响到校方的士气,尤其是家长可以率众兴师问罪,纠众到校无理取闹,却不愿意出席家协大会,循着正轨与老师打交道,这一切总让你觉得家长对校方的办学方针没有认同感,对教师的贡献没有肯定。

         当年我在龟咯服务的时候,由于必须,经常有机会到马来学校去,也曾经适逢他们的家教协会在开会员大会。跟我们的家教协会会员大会恰恰好相反,马来同胞对于学校召开的会议反应非常的热烈,不但抽空出席,更积极协助筹备工作,许多家长还带来许多食物,甚至是礼物送给老师,还热烈在会议中发言,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场面温馨亲切。

         我并不是建议,家长一定要拿东西来学校孝敬或奉承给老师,而是感觉到,这种做法让教师感到非常的有人情味。记得我还在龟咯服务时,每次过年过节,村民都拉我到他们家里去吃个便饭,或是聊聊天话话家常,就象一家人一样,多么温馨多么亲切。到了今天,我还是经常到龟咯去,村里的嫁娶庆典都会邀我去,村里的孩子上大学,我的感觉也象是我的孩子去读大学那么的高兴。这种情感不是金钱能够买得到的,也因为这样,当年的耕文学校举办过轰轰动动的义卖会、大专生下乡服务、生活激励营,甚至还引来日本宫崎县的学生率团到来访问。

         有人说,华人偏依儒家思想,凡事保持低调,不想惹是非,所以就不积极出席会议,更不庸说要在会议里发言了。也有人说,华族向来被封建思想所统治,所以永远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也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因此他们绝不会愿意出席家教协会会议。可是,当有争执时,当两派人马形成对峙时,出席家协大会的家长人数就会排山倒海般地涌来,莫非说,家教协会的大会只有在负面的情况下才会踊跃?

         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家教协会的组织永远是家长与教师的一道桥梁,而且肯定能在教学上协助教师与家长督促学生在学业及品格上的修行。这道桥梁架搭得好,家长与教师会互相往来,就能提升双方面的理解及感情,对于老师在工作上绝对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学生在校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短,老师在教导的期间对学生的习性不能完全掌握,如果家长与教师经常沟通,教师就能在熟悉学生的习性及了解他们的脾气、习惯及需求上,做出配合的调整,获益的肯定是学生。

         如果家长肯出席大会,肯经常与教师交换意见,一件可以肯定的事是,家长对老师的误解,对教师的动粗行为,绝对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