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日本和平脚车队访新加兰的启示

         1941年12月8日,就在日本炮轰珍珠港的前一个小时,日本皇军的侵略队伍在吉兰丹的哥打鲁,以及泰国南部的巴达尼及宋卡登陆,过后骑踏脚车一路南下,势如破竹,一直到翌年的二月十五日,短短的两个月内,就把新加坡攻陷。

         日军计划攻打新加坡的原因有二,一是对隔着一个狭窄马六甲海峡石油产量丰富的苏门答腊垂涎,二是新加坡是英军在亚洲主要的军事基地,能够拿下新加坡,日本在东南亚的侵略乃宣告完成。就在这不宣而战的侵略顺利的完成时,一场为期三年八个月的梦魇就在这个热带雨林地区可怕地发生,把终年是夏,一雨成秋,遍地山河皆是绿油油的马来亚及新加坡,变成人间地狱。而更怎者,就在日本本国内热烈大事庆祝昭南岛成为日本的版图之一,日本天皇龙颜大悦时,在星马的日本蝗军从翌日起竟然大开杀戒,到处杀人,被杀的对象从几个月大的婴孩到八十多岁的老人,从砍头到奸杀虐待,态度非常的残忍,可说是惨绝人寰。

         五十九年后的今天,日本脚车队又重现于马来西亚,为数三十五人的日本脚车队,再次浩浩荡荡的南下,唯这次这些日本人没有带着阴森森用来砍人头的军刀,也没有背着军枪,而是捎来和平的意愿,同时以非常诚恳的态度捎来了歉意。当这群热爱和平的日本人经过株巴辖属新加兰的时候,承蒙新加兰中华公会的会长关裔强邀请,我与龙引中华公会的陈清明一起出席欢迎这群和平使者的集会,陈先生也是我的学校的董事长。同时出席者也有我龙引中华小学家教协会主席傅子祺,新文龙中华独中的黄清良及陈安置。中华公会特别安排这些日本人到华侨公冢,然后才到新文龙广东会馆的会议厅对话。

         说来也奇怪,我并不迷信,可是当我与陈清明董事长到达新加兰的时候,当时的天气是晴空万里,天气非常的佳,就在我们开始用早餐时,无来由天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我看了时间,刚刚好是日本人说要来的九时正。说雨是倾盆一点也不过分,我们在义山公冢前的小庙躲在车内完全不能下车,公冢前的坪台竟然完全让雨水淹盖,过后有人下去涉水,竟然高过膝盖。公冢内埋着的是无人认领,在日侵战争中惨遭杀害的无辜老百姓,人数据知达数千人。日本和平脚车队到来,就算公冢内的冤魂的哭泣,恐怕泪水也不止这淹满冢前坪台宛如小湖的雨水。日军乱杀无辜,这是铁一般史实,绝非捏造出来的故事,然而在日本,却在人为的因素下,竟然鲜少人知晓,日本政府也对这个侵略战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只字不提,也从来没有公开道歉过,更甭说是赔偿了。

         和平脚车队就是为了收集这些日军杀人的铁证,然后回到日本去把实事传达给日本的群众,同时也捎来和平的意愿,更对他们的军阀的胡作妄为的残暴道歉。于是他们组织了和平脚车队。这次的队伍是第四次访马,行程从吉隆坡开始南下到芙蓉,再从芙蓉南下株巴辖,然后继续南下乌鲁槽,途径笨珍,再南下新山经长堤抵达新加坡,沿途到各地的华侨公冢焚香祷拜,并收集有关的资料。

         其实,这一次的脚车和平队伍的南下已是类似的第四次,之前早在1994年,和平脚车队经已在那年的十二月组队以泰缅和平脚车队的名义,沿着泰国中部的死亡铁路开始了首次的和平访问。到了1996年,第二次的脚车队更沿着从泰南南下槟城的旅途出发,而到了1998年,和平脚车队更从槟城开始南下吉隆坡。所以,这次的旅途,就是延续第三次和平脚车队的路线继续南下。

         这个抱着沿着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脚车侵略路线的和平脚车队是由来自千叶县的小野木祥之所领导,实际上,这个到来收集铁证的和平队伍的概念早在1986年就在大阪到广岛的民众群中萌起,过后付之以行。现在,这个和平队伍再次出征,更获得中华公会会长关裔强赠送的一册刊载着超过一千个被杀害的凿证,这些名单是有纪录,家属认领回去的冤死者,那些葬在公冢内的冤魂呢?

         我们欢迎和平使者的到来,并期望日本政府能对五十多年前所犯下的罪行认错及道歉,以安怃无辜丧生冤魂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