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讲华语的洋人

         最近观看了几场邻国电视台播放的国际大专生华语辩论比赛,心中感触良多。精彩的辩论会经已结束,而马来亚大学也荣登冠军宝座,在这里我要特别热烈祝贺他们成功的脱颖而出,我也要祝贺主办的电视台,主办了一个跨国界以及成功的世界级精彩辩论会。我在看这个节目时会有感触的原因不是因为精彩的辩论过程,虽然我确实为这些年青人的滔滔辩才、准备的功夫、应对的才智、对时事知识的博览、反应的快速,以及华语词句掌握的技能喝彩,我更对几个金发蓝眼睛参赛者对华语的掌握拍案叫绝。

         并不是说我看到金头发蓝眼睛的洋人讲华语就会拍案叫绝,如果真的是这么一回事,那我岂不是一天到晚都要瞪着电视拍案叫绝?有观看邻国另一电视台的《世界大不同》节目就知道,在那个节目里,主持人每一回都能够请来来自各国却能讲华语的老外嘉宾上电视,这些嘉宾中除了有亚裔的日本与韩国人外,还有黑人及白人的老外,他们个个都讲得一口流利的华语,也会书写一些简单的华文字。

         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能讲华语的洋人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件稀奇罕有的事,那个“禁止华人与狗进入”的年代已经永远成为历史,那个洋人高高在上的时代已经湮没在历史的洪流里。华文华语开始成为进入中国大陆庞大经济市场的主要语文,老外开始认真学习这个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语言。日后,必定会有更多的人为了到中国、台湾、香港等庞大市场争生意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学习华文华语。

         可是,让我感到绝的其实是,这些来自远洋参加辩论赛的洋人都对中华文化的浩瀚渊博极有兴趣,他们不是因为世界经济圈将转移到亚洲,中国大陆开放政策塑造经济效用庞大市场的讲华语做生意大时代来临,为了经济效用,才去学习华语华文的老外,而是对这个拥有五千年历史背景的浩瀚文化所迷。我想,也只有中华文化累积了那么多的智慧在汪洋般的知识宝库里,丰富的诗词文学,以及古老却非常受用的针灸医学等等。

         这些眼光独到的精英,在接受电视台记者特别访问的时候特别强调,华文华语不容易学,除了音调对洋人来说,是非常难以控制及学习的事,一个个的方块字必须一个个字的背记,更是一件不容易掌握的事。可是,当他们一掌握了华文华语,他们对这个古老且是世界上最多人应用的语言的渊博感到惊叹,因此更积极的学习。让我更加拍案叫绝的是,他们竟然个别取了一个中文名字,而且所用的字眼,竟然与华人的姓名一样,还赞不绝口地夸说华文名字漂亮。这对一些喜欢为自己取个洋名的华人,不啻是个当头棒喝。

         老外对华文华语的热爱,确实让我感触良多。我刚观看过一部纪录片,旅居在南非的马来人,他们不但没有忘记了他们的母语,除了还能讲得一口流利的马来语,写得一手的马来文外,更积极地保留下来一切传统的生活习俗,虽然他们旅居异乡,必须以英语作为每天的语言与外界沟通。这就说明了热爱母语是每一个人的天性。我们很少会找到不谙母语的洋人,也找不到不谙日语的日本人,不谙韩语的韩国人,华人可以在全世界每一个海水可以抵达的地方找到,同样的要找不谙华文不懂得讲华语的华人,也同样的是比别人多了一点。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敢相信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会放弃母语教育而将孩子送到非母语源流的学校去,除了华人之外。

         如果你碰到一个用华语对你说:“对不起,我不谙英语,请说华语。”的洋人,你一定大吃一惊,不过,我相信你会说:“荒唐,那会有这回事!”可我们遇见“请说英语,我不谙华语”的华人,却是一件太平常的事了。

         我们对老外的热爱华文华语,能不有感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