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重视华小的隐忧

         今年度的全国华小发展工委会扩大会议,首次走出都门,本来是向东渡到砂劳越去开会,可是因为特殊的原因而改在柔佛州举行。由于华小发展工委会是属于董教总的一个组织,到柔佛州召开会议,自然由柔佛州董联会来负责,也因为如此,柔佛州教师公会联合会也被邀请联合主办,在居銮召开这个华教的盛会。

         这是个非常良好的配合,可以让全柔教师公会属会同人与来自全国的华教运动热心人士一起共同探讨及了解华教的进展,以及所面对的问题。教联会特地安排全柔每一个县的属会都派出代表,总数超过了廿多位来自全柔各属会的校长及教师特地赶来参与其盛。我在致欢迎词中更是直接表达了柔佛州教联会对受邀联合主办这个华教盛会的态度,我们积极看待同时欢迎这类的配合,除了可以彼此联系促进了解外,更可以让在董家协组织内积极协助我们发展华小的华教人士,能体谅我们这些企立于华教最前线,直接参与华教发展工作教师的处境,进而可以更密切的合作,团结一致。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全国华小发展工委会的会议,让我感到莫大的荣幸是能够与许多来自全国各角落的华教人士见面,有许多是我慕名很久却还没有见过面的柔佛州华教领袖如黄剑峰、苏立丰、吴盾、杨庆福等等。这一次不但见了面,还听他们侃侃而谈对华教的发展及困境的解决方针,对我来说,确实是一项莫大的荣幸,尤其是聆听教总主席王超群校长捎来的华教最新消息,更是让我们了解华小目前发展的趋势,与教育有关系的课题,以及华教所面对的问题。

         我在致词中也触及华小面对的两个老到掉牙的问题,其一是华族青年对从事教育工作不感兴趣,其二是华小阴盛阳衰,男教师越来越少的现象。这两个问题虽然是老生常谈,却是华小的隐忧,值得华社去探讨及研究。华族青年不加入教育工作,会造成我们在解决师资荒时的困难;阴盛阳衰的情况可能会导致许多课外活动及运动项目不能有效地指导学生参与,虽然大家都公认女老师会比较细心及爱心比较多。

         华族青年不兴趣从事教育工作的问题看来是多方面的关系。教育制度的普遍化直接提升了青年们能够更容易的接受更高深的教育,自然也提高了他们就业的机会,也提高了选择职业的机会。教育工作在经济效应上普遍比在私人界的发展少,而且还须接受更大的工作压力,回报率不高,薪酬比不上商界,社会地位更是因为教育的普遍提升以及转移的关系而降落,造成了华族青年尤其是男性青年更是不愿意当教师。

         我的前辈同道林耀成校长更是一针见血地提出了今日华族青年在考试中不愿意考华文的隐忧。这是会让我们担心而且值得去探讨会达致严重后果的华教隐忧。华小师资来自国中,如果华族学生不考华文科,则日后华小师资来源恐怕会断层,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要等谁来帮我们教华文课?

         国中生不考华文科主要的原因恐怕与害怕得不到高分的心态有关系。林耀成校长的建议值得民间团体参考,他呼吁民间团体在颁发奖励金的时候,应该把华文科列入成为必考科,除了是鼓励之外,更含有强制性的存在,虽然如此,由于是包含着善意及苦心,我倒认为值得去做。

         这些我提的隐忧,实际上是有其牵连的地方,由于功利主义的存在,社会对职业地位及尊严的转移,青年们认为从事教育工作不但回报率不高,受尊重也不强,成就感不多,满足感也不足,自然多数不肯把教育工作当着终身事业。今天的社会,如果有其他方面的选择,有几个家长会积极鼓励他的孩子去从事教育工作?

         我们都知道华人都关心教育,可是单单关心还是不够。我们一直在担心师资不够,可是我们是否有真正去协助解决师资荒?当我们在担心华族青年不从事教育工作,我们是否有关注到一些经常在鞭策教师尊严的活动,在摧残着逐渐熄灭的热忱?

         华社是否应该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来探讨及解决我们华小埋藏着的隐忧,华族青年是否有足够的鼓励让他们有信心地参与教育工作?华社对服务于华教最前线的校长及教师,是尊重比较多还是贬值更多?我们是应该呵护摇曳欲灭的内心热忱的焰花,还是朝它猛吹多几口?

         发展华小工委会是维护、发展及推动华教的最前线组织,有系统的组织能够发挥其作用,当然也包括了激励、鼓励及号召华族青年加入教育事业行列。我敬佩新山县的黄剑峰先生,以及古来县郑孝锥先生领导的发展华小工委会对华小的贡献,当然也敬佩所有对华小都关心的发展华小工委会成员。期待来年更积极的推动,这是我参与全国发展华小工委会的愿望。

        

        

        


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