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散文与怀旧文章

背黑锅

         有听过“过山洞火车”的故事吗?有人把这个故事当着是茶余饭后的笑话来讲,听完的人哈哈大笑,讲完的人也嘻嘻哈哈。可我就非常正面的把这个故事当着是人生哲理来看待,喜欢把它传达给我的学生知道,让他们去思考去领悟,希望他们日后长大之后,必须以求证觅实来对待人生。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载客的火车正要经过漆黑山洞,其中有一节车厢载着四个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与她那漂亮的孙女,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维护正义及法律的探员及左手被扣着的小偷。四人无话可谈,火车迅速地进入漆黑的山洞,就在这种漆黑完全看不到的情况下,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轻吻声,然后是一下响亮的巴掌声。

         火车终于穿过了山洞,明亮的光线下,探员脸上清楚的巴掌印,让场面非常的尴尬难堪。听故事到这个时候的你,心中会怎样想呢?会不会象老婆婆一样,心中想到,哈!别看我这个孙女那么的新潮摩登,她可还是非常的端庄规矩,想吃她的豆腐,想偷吻她,可没有那么的容易,就算你是个配枪的警察,她也照打不误,有骨气,好,不愧是我的孙女。警察又是什么,人品不高的人,当了警察,还不是一样无耻。

         那少女呢?你认为她心中又会怎样想?她非常的纳闷,心中暗忖,岂有此理,我那么年轻貌美,又漂亮又性感,这个警察就算要轻薄,也应该吻我,怎么跑去吻一脸都是皱纹年事已高的婆婆,真是没有品味,身为执法人员,还如此轻薄,被婆婆打了一巴掌,活该!

         那个探员又怎样想呢?他心中大喊冤枉!岂有此理,小偷就是小偷,品格低劣,连过山洞的霎那黑暗他也不放过,马上干那下三滥的勾当,偷偷吻那少女,连累我被少女打了一巴掌。他想,算了吧,如果去争辩,可能越辩越黑,越描越黑,小偷手被扣住,谁会想到他会这么的无耻。算了吧,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算是自己倒霉好了。

         那个小偷怎么想?他心中非常爽快过瘾,心中暗暗正在哈哈大笑,他轻吻自己的手背一下,然后反手狠狠给探员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报了仇,结果没有人追究,还让探员背上了一个大黑锅,认为他是品性低劣,无耻下流轻薄的人!活该,他心中暗忖谁叫你要抓我。

         这是一个黑狗偷吃,白狗挡灾的故事,而这类的背黑锅却不停的在我们一生中出现,有时是冤枉到离谱,却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你是清白的,这就是人生了。我在小学时期就背过大黑锅,虽然已经过了四十多年,到今天我还不能释怀。那是一次非常冤枉的事,有人在桌上写着某某老师爱上某某同学,偏偏我是第一个发现到,这种在桌上写什么的,在今天或者不是一件很重大的事,可是,在四十多年前的华小,那可是大件事!那年,很多年轻的老师都可能会迎娶超龄的学生。我被罚站在桌上,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被恐吓还被鞭打,完全不顾你的尊严,也不让你辩白。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是记住这个姓伍的英文老师,还有那个经已远嫁到泰国女同学的名字,心中的恨意还存在,无法磨灭。而也就是因为这样,当我掌校的时候,我经常告诉我的教师们,千万不要以为学生是孩子就罔顾他们的感受,践踏他们的尊严,动辄就罚他们站在桌椅上,把他们罚站在课室外面晒太阳,有些更是动用藤鞭,却不知道自己正犯了虐待儿童,毁灭掉孩子们可爱的童年,这是个极可恶的罪行,不可不小心。

         年轻时候我也曾经被人多次的冤枉过,背了多次的黑锅,最刻骨铭心的是当年喜欢在报章上涂涂写写,结果被人在背后搞了几次,最严重的一次竟然有人要打破我的饭碗!而每次最冤枉的是,每次发生的事件,都是被人栽赃冤枉,许多攻击人的文章是别人所写,却硬硬诬赖是出自我手,结果引来了多次不必要的烦恼。就以一个华团前领袖错用成语的事,竟然被人写成文章登在报章内,有心人把文章剪了交给当事人,硬指文章是我写的,完全没有给予辩白的机会,把一个极大的黑锅丢了过来,造成了无可弥补的误会,到了今天,我仍然不会主动与那位仁兄打招呼,那是因为他不分青红皂白,不给我辩白的机会,而我认为不必要与这类人物交往。到今天,我还是把这些诬赖我的人的行为,视为无耻下流以及下三滥。这是因为,我始终认为文章就如自己的子女,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是无耻之徒,没有一个父母会不认回自己的儿女,也就因为这样,我在卅岁时就放弃应用笔名,所有的文章全用回真实姓名。

         在人生的道路中,如果你注定要背黑锅,你怎样躲也躲不了,黑狗要偷吃,白狗始终要为它挡灾,就如行为没有轻薄的探员,明明是维护正义及法律的执法人员,当发生事件的时候,矛头还是对准着他,明明是正人君子,也会被诬赖成为无耻之徒。这是因为,如果有人要你背黑锅,要你吃死猫,他会设计得让你如吃了黄连的哑巴,吭不出声。就象我担任某青年组织的顾问时,时常告诫该团的负责人一定要与其他青年组织合作配合,还在成立大典时邀请其他青年组织观礼,那知道过后这个组织不肯加入联谊的组织,我竟然被指责是幕后黑手,完全不给予辩白的机会,就掷了一个大黑锅来!这个黑锅还不够大,过后我担任副校长的时候出现的一个状况,更是让我对人性的真挚感到极端的怀疑。两个互相猜疑敌对的人在角力,身为调解人的我竟然背了个大黑锅,成为挑拨者。掷黑锅给我的,竟然是号称好友的人。

         人性本多疑,主观意识更是加强了自我中心的提升,另一方面,懒于求证,报复心强,以及幸灾乐祸的心理,让人们都想看到别人背黑锅,自己可以脱离责任,把屎尿泼往别人,再把屎尿桶往别人手塞,这种人比比皆是,不信你小心观察,仔细研究,就可以领悟到,那一些就是拍胸膛称兄道弟掷黑锅的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