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你哈日吗?

         最近遇到一位朋友,他劈头第一句话就问我,“你哈日吗?”顿时,我竟然象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哈欠”我听过,“哈腰”我也知道,“哈喇”也会用,甚至“哈哈大笑”我也会做,就是这个“哈日”一时竟然给问倒了。如果说是名词,朝圣回来的回教徒是“哈芝”“哈惹”,曾经叱咤一时有名的篮球队是“哈林”,邻居的马来同胞有“哈山”同事有“哈丽玛”也都是“哈”,可就是翻完辞海就是找不到“哈日”这个词。印象中依稀之间还记得邻国电视广告中好像也出现过“你哈日吗?”这句话。

         后来在友人的解释下,又在自己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往网际网络里查询,竟然发现“哈日”是一股势不可挡的风气,正从台湾、香港、中国及美国等地方吹向星马一带。所谓“哈日”其实就是追崇日本的流行风气,“哈”竟然被释解成“狂热”,“哈日”就是狂热地崇拜并追随日本的流行风气。于是,“哈日”人追看日剧、阅读日本漫画、听日本音乐流行歌曲、学日文、穿日式流行穿着、吃日本料理、持日本式的奢侈消费态度、追随日本的染发,以及追随日本式的在身体各部分打洞。

         这种风气在台湾越来越流行,竟成为时髦的别称,于是也衍生了所谓的“哈日烧”、“哈日症”、“哈日通”、“哈日鸽子”及“哈日一族”等等。这种对日本流行的狂热追崇,正从台湾流经中国、香港,如今已经来到了星马一带。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四周,最简单的莫不过那些把头发染成古里古怪的颜色,在耳朵、嘴唇、鼻子,甚至在肚脐上打洞穿环,还有的是穿着非常的“原宿”。

         如果与这些“哈日一族”深入接触,就可以听到满腔是“卡娃依”(可爱)、“红都泥”(对吗)的口头禅,看他们把口袋怪物的 pokemon 、皮卡丘等的卡通玩具及黏纸等当着是宝贝来收藏。还记得某个快餐店推出的 Hello Kitty 凯蒂猫所引起的轰动?那种“怕输”怕买不到争先恐后的丑态,其实说穿了,也是“哈日”的一种。据知,在日本还有许许多多的漫画主角及玩偶正排队登场,“哈日一族”恐怕可有得追了。一些漫画主角如麻熊(趴趴熊)、布丁狗、美乐蒂等等在逐渐成为新新人类的宠物,《海滩男孩》、《长假》、《麻辣教师》等日本电视剧的主角,是现代青年的偶像。

         新新人类的青年没有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也没有机会接触到或阅读过三年八个月的日本恐怖侵略大屠杀的历史,对于日本完全没有恶感,加上年轻人对时尚风气的追崇,因此模仿及追崇日本流行风气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佩服日本在第二次大战过后,以一个战败国却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地从废墟中屹立起来,再次称霸世界,以经济的迅速扩张,再度向世界各角落伸出经济殖民的触须,成为经济强国。显然的,能够在短短的二三十年中就称霸经济世界绝对不是偶然的,很多人都知道,日本人对工作及生活的热忱,向来为人所乐道。日本人对工作的热忱及积极,对所属的单位的归属感,以及努力勤奋的积极态度,都是日本国成功的地方。

         另一方面,日本资方对劳方的态度也非常的积极。一般上,资方都非常关心劳方的福利,甚至深入到雇员的家庭里去,这与许多刻薄雇员,把下属当着是廉价劳工来榨挤,完全是南北的差距。修读过管理学的人都会知道,很多时候日本的企业管理是非常好的教材,这也是首相的向东学习的概念,其实也就是要我国的劳资向日本的企业界取经,学习他们叱咤经济的本领,学习他们对工作及生活的热忱。

         我个人不反对“哈日”,可是我们应该从“哈日”中对我们个人、族群、社会及国家捎来益处,也应该分辨出那些是对我们个人的个性、品德及思想有益的行为,而不是只是为追崇而盲从,不是为崇拜而盲随,不是为流行而盲跟,这样就逐渐会失去我们自己,会把自己的文化也赔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