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提升妇女就业机会

能加速国家经济发展

         根据我国2000年人口调查初步报告(注1),我国目前拥有2千220万人口。在这些人口中,男性稍微比女性多,即1千120万是男性,女性是1千100万人口。在同一篇报导中,我们也清楚获知男性虽然比女性多,可是并不是多得很多,比率是 102 名男性对 100 女性,换句话说,我国男女比率还算旗鼓相当,可是,女性的就业巴仙率(注2),与男性的 83.4% 来比较,显然的是少了很多很多,女性的就业率只有 44.2%,虽然比起1970年的37.2%(注3)是有所增加,却比1990年的46.7%,显然的是有减少而没有增加,我们可以解释说是经济放缓虽能接受,家庭及社会的关系导致妇女走出厨房进入社会比例锐减却会更令人信服。居然女性占了总人口的一半,这一半的人力资源如果能加以善用,则对整个国家建设过程是添加了一股生力军。因此,妇女就业率的退减就值得我们去探讨,进而改善妇女就业的机会,同时使彼等能积极的参与国家的经济建设。

         妇女参与就业率的减少牵涉到许多的社会问题,却与国家经济放慢也不无关系,我们都知道21世纪是个资讯科技的新纪元,世界经济的潮流也逐渐从P-Economic(Production Economic 制造经济) 也蜕变朝向 K-Economic (Knowledge Economic 知识经济 ) 领域进展。在这种潮流局势中,我们虽然不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却渴望能拥有对于能大批掌握资讯技能,能细心策划的严密执行的人才,可以通过IT (Info-rmation Technology) 的不需要大量工作空间的方便,积极地在各领域为国家经济作出贡献,使我国能在预期中迈入先进国行列,也能把早已被肯定是这个国家及生活圈中被美誉为“能顶半边天”的妇女,从经常喜欢以低调生活并把家庭搁置于比事业更前方的心态激励出来,也让这些自己走入厨房来赢起一个所谓“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的委屈中拉了出来,改善她们在家庭、社会及经济的地位,积极参与国家经济建设。

         我国财政部长敦奈因在2000年特别妇女大会的闭幕仪式中说(注3),女生比较喜欢读书,女生在大学里的比率占54%,而这个比率,随着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并在《南洋商报》中一个专题系列(注4)中报导过,显然是有增加的局象。这项报导列出马大2000/2001年度女生与男生的比例是65∶35,20,067人中女生占12,986人;博大女生与男生的比例是3∶1;国大则是67∶33,从数目字看来,男生似乎是越来越不喜欢读大学了。敦奈因也披露,在公共服务领域里,女性公务员在行政及专业组的人数有37,557人, 男性则有44,956人, 女性公务员占了45%强。这位曾经叱咤经济领域的政治强人更是以数目字来证实女性今天在社会经济领域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他指出,我国现在越来越多专业的团体都由女性在领得,证券行协会 (The Asso-ciation of Stockbroking Companies)及证券经纪协会 (The Remisers Association) 都由女性在领导,拿督马兹兰女教授更是在联合国的外太空事务处脱颖而出。另一方面,在国内服务的女性教授有109人,副教授 (Professor Madya) 有518人,讲师则有 4,359人是女性。

         在教育领域里方面,女性教师占据绝大的部分是一项无庸否认的事实,每年师训学院新生总是阴盛阳衰。女性有天生的母爱,对孩子有慈爱的倾向,也比男性更有耐心,由此,成为称职的教师是可以预料的事。也就因为女性在教育界及在家庭的地位,我们可以说,在这方面,妇女的主导家庭与学校的角色,会直接影响到国家社会及下一代构造的塑造,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将来。由于负起家庭教育及学校正规教育直接影响到未来社会接班人的品行人格及心态的塑造,妇女对未来社会构造的影响是直接的。女性是“半边天”的重要是越来越重要,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把这股人力资源号召进入国家建设的主流,积极鼓励女性参与国家的建设,使这股人力资源能妥善被利用。

         在马来西亚第七个五年计划(Rancangan Malaysia Ketujuh [RMT] 1996 ~ 2000)中 (注5),我国的经济将进入次个长期计划 (Rangka Rancangan Jangka Panjang Kedua [RRJP2] 1991 ~ 2000)的第二阶段(fasa kedua)。在首季的 RRJP2中,我国取得非常辉煌的成绩,国家生产总值在第六个大马五年计划中 (Rancangan Malaysia Keenam [RME] 1991 ~ 1995) 超越所预定的目标,最后一年更是已经是连续的第八个取得辉煌经济成绩的年头,在当时政治与社会气候稳定,我国在经济领域继续取得辉煌成绩是指日可待的事,可惜的事,1997年经济狙击手的袭击影响了我国经济的成长。我国在1971-1990年取得每年6.7%的经济成长,在第6大马计划时期里又增长到8.7%,到了1988年更是连续8年取得 8.9%, 国民收入更是从1970年的 RM 1,106遥遥直升到1995年的 RM 9,786。以这种辉煌的增长成绩, 我国迈入先进国的目标,若非因为国际经济狙击手的袭击,必定能在预期内或更早达致。为了达致这个列在《国家经济政策》(Dasar Ekonomi Negara) 中的目标,第7个大马5年计划更是把妇女参与国家建设的参与列在计划中, 以便贯澈1989年政府所拟定的 《国家妇女政策》(注5) (Dasar Wanita Negara) 所订定的目标,提升妇女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及其地位,进而促使妇女取得更大的经济地位,同时协助我国经济的加速增长。

         在第7个大马五年计划中,我国政府强调重新评估阻挠妇女全力参与经济建设的条规及制度,旨在鼓励妇女的积极参与, 同时以1995年北京的第四届全球妇女大会所认同的妇女进展基础为蓝本,积极有系统地推动各项号召妇女加入建国行列的计划,这包括了在1983年配合1976-1985年联合国妇女十年宣言 (Declaration ofthe United Nations Decade for Women 1976 ~ 1985) 而成立的“妇女事务组”(Women's Affairs Division [HAWA])、“全国妇女参与发展咨询委员会”(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for the Integration of Women in Development [NACIWID]),以及“妇女基金会”(Yayasan Wanita)等的官方组织。政府的积极行动,自然是因为从数据中所得的结果,我国妇女的增长,以及妇女平均年龄的降低,可以预见妇女能助长并加强人力资源以加速经济的成长是一件无庸否认的事实。

         根据数据显示,我国妇女的人数逐年增加,从1990年的8.9百万到1995年的1千万,平均每年增长了2.4%,而在这个庞大的数目中,56%是在24岁以下的女性,根据1991年的人口调查,女性平均年龄为22.2岁,而到了1980年竟下降到 19.9岁。 这种局象显然是因为生育率的增加及人口寿命延长的关系,我们可从1991年人口调查时发现65 -74岁的妇女占人口的2%,而到了1980年则占了3%的差距获得证实。这说明48%的妇女都在15-64岁的工作的年龄圈里,可惜的事是妇女参与工作并不能实际反映她们在人口中的结构。在妇女平均受教育程度提高情况下,就业机会却成反比例的退低,我们都无非否认的是,其因素之一不外是妇女在传统价值观下,总把家庭及孩子搁置于事业之前。这可从许多接受高深教育,拥有优良发展机会职业的妇女纷纷辞职,只是为了要留在家里照料孩子得到佐证,这是一项让人担忧且惋惜的事实。

         敦奈因财政部长 (注3)说,女性比较理性,有条理,也比较果断,同时也比较细心,不容易灰心,只是比较保守及低调。他说,如果有资格的妇女被逼留在家中,对国家建设肯定是一项损失。他说,IT (资讯科技)的伸缩性将能让妇女可以在家里工作,使妇女不会因而被逼留在家里。敦奈因也提醒我们,国家的经济成长必须连续不断地达到 7%的成长,我国才能在 2020年成为先进国。而在经济成长之中,人力资源的要求必然增加,妇女的种种特性又能在IT的未来全球化企业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之际,妇女参与就业的巴仙率不高时,许多妇女的重新走回厨房,就不得不让我们去探讨及评估了。

         除了资讯工艺或能协助妇女解决家庭与事业两兼顾外,我国的国民教育的普遍化, 可以在这方面也扮演协助的角色。 政府在“社会发展” (Kemajuan Masyarakat [KEMAS]) 计划里的幼儿班(Taman Didik Kanak-kanak [Tadika])除了让幼儿可以接受学前教育外,也让身为母亲的妇女能不必为孩子而分神,或不得不放弃就业的机会,把孩子交托予专人训练的托儿幼稚班,而能够继续工作。我国设立健全的小学也可以扮演其积极的角色,倘若遍布全国各地的小学能增设幼稚班,或是增设托儿班,政府既可训练妇女在幼儿教育界内服务,又可提供托儿服务予职业妇女,则许多妇女都能因孩子照料问题的解决而能继续在各自的岗位中毫无牵挂的工作。另一方面,全国教育系统若能转变由半天制到全日制,则除了可以控制游荡文化的滋长,从而解决了许多不必要的社会问题,避免政府浪费公款为歇止这类社会问题所产生的连锁问题之外,更能让家里有青少年孩子的妇女能安心在其岗位上无牵挂的服务。私人企业也应该在这方面扮演积极的角色,在工作场所设立托儿服务,或设立幼稚班,都能把家庭搁置于事业之前的妇女重新考虑返回岗位,或是吸引更多妇女挺身出来工作,加强工作队伍,则必能加速我国经济的进展。

         根据第7个大马五年计划(RMT)的数字调查显示,妇女就业的收入显然逐年提高,职业地位也提升了。妇女在专业及工艺,以及在行政与管理方面所占据的就业巴仙率,从1990年的9.4%及0.6%提升到1995年的13.5%及1.9%。虽然如此,绝大部分的妇女仍然还是在生产与制造业里工作,这个占据总工作巴仙率的26.5%的工作队伍,显然的把本来占据最大部分的农业领域比了下去,这也说明了我国的工业政策成功地取代了原先的农业经济。既然妇女在中下层的工作队伍较多,不论是政府或是企业界都应该把这股力量提升,尤其是在其掌握的技能方面的加强,自然能提升生产力,加强工作的效益。在这方面,再教育及重新训练能使就业的妇女更具信心,能自信地面对严峻的挑战与考验。再教育也能让在中下层的妇女考取更高的资格,以便晋升到行政与管理的领域。

         福利是号召妇女们继续留在就业行列中的另一个值得投资的项目。良好的福利照顾除了包括医药及社会福利之外,也应该包括了奖励及擢升的机会。在我国的同工同酬制度下,若能让妇女更公平分享奖励制度,则将能鼓励妇女积极的响应工作需求的号召。改变工作制度也可以被列为福利的一种,或许有些妇女不能从事朝九晚五的硬性规定的工作时间,或许有者因家庭的关系不能以轮班制度工作,因此,如果工作时间能更趋伸缩性,让女性员工自由选择,则将能提高生产力,也能歇止流动率的增加。改善工作环境的舒适,以及增进工作环境的有利因素更是不可缺乏者,这与促进妇女的健康息息相关,有健康的身心自然在工作方面不论是在态度还是心态方面都会是正面的积极。

         由于社会观念的使然,我国的妇女显然会比较保守,我们应该通过媒体及学校的教育,向妇女界灌输新的思想及概念,铲除在外工作是抛头露面的态度,培养妇女对本身的信心,让她们了解妇女更应该在经济领域作出贡献,使到她们的贡献能受到认同及肯定,也加强人力资源的来源。

         综合以上论点,女性虽然占了我国总人口的一半,是一股强又大的力量,除了协助我们打造家庭,塑造未来的社会,更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政治力量,是大选时政客垂涎的拉票力量,可惜的是由于观念保守、家庭亲情责任的重视、社会制度的使然、缺乏鼓励及勉励因素,妇女就业率不是很高。纵然女性在学术界、教育界,甚至是专业、工艺、行政及管理能胜出男性,可惜的是往往事业敌不过家庭伦理的缚绑,导致许多女性都不能把她们的才能发挥出来,贡献给予国家的建设。然而,通过各项的激励及推动,政府及企业界的鼓吹,女性积极的参与工作队伍,假以时日,妇女主导国家未来的经济是指日可待,因此,可以断言的是,协助女性提高就业机会,肯定能加速我国经济的发展,达致2020年宏愿的目标,期使我国傲然迈入先进国的行列。

        

        

注1: 参阅南洋商报4/1/2001“国内”A2版
           《我国人口2220万》新闻报导。

注2: 参阅我国人力资源网页:
           http://www.jaring.my/ksm/key.htm#/

注3: 参阅网页:
           http://vs02.tvsecure.com/~vs021b5/about/speech
           -khaswanita.html

注4: 参阅《南洋商报》29/1/2001《新柔佛版》B3版。

注5: 参阅网页:
            http://www.smpke.jpm.my/government/gov-policies.htm

注6: 参阅《国家妇女政策》:
           http://www.kempadu.gov.my/hawa/national.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