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从愚人节谈起

         "愚人节”这个西洋玩意儿“不幸”从欧美国家流传到我们这里。我说“不幸”不是因为这东西是西方的,我们东方人就不屑一顾,或是我们“玩不起”之类的原因,而是,当我们也想学人家玩这东西时,是否有考虑到东西两地文化、习俗机生活习惯的差距,思想及生活价值观的不同,以及有没有考虑到其后果所带来的变数,导致悲剧的发生的可能性,影响到人际人文关系,甚至破坏了伦理情感,也搅局了我们生活习性的平衡。

         或许有人会说,这种顾虑似乎是杞人忧天,难道说开开玩笑也会有什么悲剧的发生,会有什么人际关系的被破坏?问题就在开开小玩笑是否在无意中发展成为大玩笑,而我们所受的教育方式是否容许我们接受这类的玩笑?我们的生活方式及道德思想会容许我们接受众人当众谑笑,被称为“四月的蠢人”吗?小小的玩笑或会增加生活情趣,促进彼此的感情。可是,蓄意戏弄或恶意让人尴尬的玩笑,恐怕就会产生不良的后果了。

         二十多年前的资讯不发达,交通也不太方便。我有一个朋友家住在离工作地点颇远的乡村地带,打工仔要回一次家都需要好多天省吃俭用,换两次巴士公车,费五六个小时才能回到家里。他的母亲本来就多病,而他最担心的就是他这个年迈妈妈的病,往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紧张的要死。就在一个所谓的“万愚节”时,这个朋友被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几个同事说要整整他,跟他开个“小小”的玩笑,一本正经地告诉他说乡下托人来说,他母亲不行了。这些同事原本想让他空紧张一回,再把事实告诉他,取笑他一番。谁知道这个朋友一声不吭,转身就走,同事们以为开不了玩笑,也一窝蜂散了,没有把事实说出来。其实,这个被作弄的人竟然信以为真,把一切都丢开,连请假都来不及就匆匆赶搭车回家。

         坐了五六个小时的车程赶回家,一路上怀着悲痛的沉重忐忑心情回到老家才发现被人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心中的暴怒、被戏弄的老羞成怒,以及金钱的损失及情绪的被骗,遭人玩弄所造成的尴尬心理,我这个朋友所蒙受的损失,需要多久才能平复呢?这个“小”玩笑突然“意外”地变成“大”玩笑,那些开玩笑的人,会不会感到内疚?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是否就是这个愚人节的原意?我们如果要学人家庆祝愚人节,是否也应该知道有关节日的意义?

         据说,每年这个时候,拨电话到消防局及警察局的胡闹都会增加,这种开玩笑的方式与西方简单的谑嘻方式完全不同。美国人的玩笑非常简单有趣,他们会突然告诉陌生人说,“喂,老兄,你的鞋带松了。”当那人低头看鞋带时,大家都会爆发出一场好笑。法国人的孩子会把纸剪出来的鱼,偷偷贴到被戏弄人的身后,然后笑着喊“Poisson d�Avril!”,意思是四月的鱼儿。

         这个节日的由来有许多说法,有一个说法原自十六世纪的法国。当时,人们庆祝新年都在四月一日。到了1562年,格里教皇 (Pope Gregory) 引进新历,把新年的庆祝挪前到一月一日。由于许多人还不知道,仍旧在四月一日庆祝新年,于是人们就笑谑他们是“四月的蠢蛋”,要他们做一些被称为“四月差事”,让他们把一些讹谬当着事实来相信。

         西方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好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去学习、领会及参悟,消化后会让我们获益,这就是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如果我们什么东西都搬过来,就不算是崇洋媚外,也有东施笑颦之滑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