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杂文与议论文章

从李锡国校长的退休谈起

         吾友李锡国校长日前在服务满卅二年后荣休了,全国校长职工会总会长江秀坤校长发动全柔校长职工会的州委及县代表特地从全柔各县赶到昔加末思朴学校出席李校长的荣休告别仪式,场面热闹且感人。来自麻坡的张烈文校长、陈少儒校长及黄春来校长、居銮的罗进发校长、新山的洪湖德校长、萧亚东校长、李东行校长、严瑞新校长、巴株的蔡求辉校长、哥打丁宜的李坚持校长、古来的林添枝校长、以及昔县全体华校校长都出席了仪式。我特地从笨珍载了庄璧高及陈祈锭两位校长,也赶到昔县参加盛会。庄校长是锡国校长师训时的同窗,特地到昔县与老同学话别,自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昔县全体华校校长都赶来参与其盛,同袍情深谊长,让人感动。我记得我在笨珍县首次发动全县华校校长到侨民学校为许统钊校长送别告退杏坛时,场面非常的感人及温馨,大家都亲切地向许校长道别,如今,这种告别的方式也已成为笨珍县的传统了。我想,没有人会拒绝向一个在人生道路中唯有一次荣休机会的同袍话别吧。

         五十五岁正值壮年,却因为条例的关系,不得不从工作的岗位退了下来。锡国身体壮硕,健康没有问题,可是还是得从服务了三十多年的杏坛退了下来,正式退休。五十五岁正值人生经验最丰富之际,本来正是领导学校展露才华,把所累积的知识丁点献给工作,无奈条例的限制,不得不从工作岗位退了下来,以便后浪涌上接手,甚为可惜,确实是教育界的损失。我总觉得,在今天医学发达科技进步的时代,让退休年龄仍然停留在五十五岁是人才的流失,对国家社会也是一种损失,尤其此时此刻华校正面临师资荒的时刻,如果把退休年龄提高,除了能留住人才外,更可以避免师资荒的进一步恶化,况且,这些经验丰富的质深校长,在此时此刻不论是经历或是社会地位、社交或是智慧,都是领导学校所不能缺乏者。除此之外,我们也知道我国正步入高龄社会组合之际,不多几年,我国乐龄公民的人数会急速增加。提高退休年龄,可避免迅速老化的社会出现过多乐龄公民依赖的情况,更可以在人力普遍不足的情况下善用人力资源的调动,利及社会惠及国家,又可让乐龄的公民不会因无所事事而觉得本身是废物。

         我们从美国及欧美国家纷纷把退休年龄提高的例子,可以感觉到这些先进国家都非常珍惜人才,不随意让人才流失。就以我们的邻国新加坡来说,也早已经把退休年龄提升到六十二岁了。据知,在亚洲里似乎只剩下我国的退休年龄仍然停留在几十年前订定下来的五十五岁。我们再从许多的国家领导人的年龄来看,许多国家首长都在“人生七十古来稀”之外。我国的首相是位万民景仰的领袖,虽然曾经经历过心脏绕道手术且已是七十多岁高龄的马哈迪医生不但把我国治理得非常好,更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扮演着一个让人敬仰的角色。如果说,七十是古来稀,那么中国的许多领袖都是稀之又稀的古稀之龄,却仍然活跃在国家政治舞台上,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将国家带往二十一世纪的资讯世界。

         倘若在劳心劳神的政治舞台上,这些古稀之龄的政治人物能成功地扮演着活跃及非常有贡献的角色,没有理由才五十五岁的校长教师不能有效地在学校里贡献出他们丰富的经验。我想,如果我们要避免社会迅速老化的一个有效的方法,应该是把退休年龄提升到六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