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2009年1月的作品

美国过冬至

         北半球的冬天,在窗外不停地撒着雪花。雪花在空气中,在寒冷的北风中翻滚,象无数细小的灰尘,翻来覆去,然后在地上堆积起厚厚的一层雪白。一小片小片六角形的雪花,飘呀飘的,粘上窗口的玻璃,可是却让室内的暖和融化了,慢慢流下来又结成冰,垂挂在窗上。窗内壁炉的火光,跳跃着急不及待把一阵阵的温暖,送到屋内每一个角落,让大家都觉得舒服暖和。今天是冬至,是北半球黑夜最长,白昼最短的一天,也是我这个来自赤道远方的来客,首次在美国过冬至。
 

         这是我第三次来美国作客,也是首次在寒冷的十二月天,在芳儿的家,度过了一个温馨难忘,充满着天伦之欢乐的冬至。冬至吃汤圆,这是闽南人的习俗。古人有诗说:家家捣米做汤圆,知是明朝冬至天。芳儿从小吃阿嬷揉捏的汤圆,听阿嬷说着:吃了汤圆就大了一岁。所以,她虽定居美国,却从来没有忘记阿嬷的话。这天,芳儿特地到镇上越南人开设的杂货铺,选购了好多不同种类的汤圆,有小如珍珠的小汤圆,也有大如鱼圆的大汤圆,有纯糯米汤圆,有包着红豆馅、芝麻馅、莲蓉馅、花生馅的汤圆,红白两色,在糖水里滚开来,漾出阵阵的糯米香。蓦然,我仿佛回到已经消失在烟尘里的童年,母亲巧妙的双手,正搓着揉着,一块块的糯米团,瞬时间变成一颗颗汤圆。我扯着慈母的裤脚,任性地也要揉捏汤圆,却把整块米团糟蹋了。母亲总是溺爱地说:吃了汤圆,大了一岁,要懂事啊。曾何几时,那个对慈母撒娇任性的小孩,那个不听话不懂事的小孩,竟然也已经是个拥有数个孙儿的外公与爷爷了。

 

         芳儿跟阿嬷的感情最好。她是阿嬷最疼爱的大孙女,从小就聪颖,个性又独立坚强。母亲往生时,她已定居美国,那时刚好飞来台湾公干,连夜赶回来奔丧,哭得肝肠寸断。芳儿从小功课好成绩佳,还曾经得过全柔佛州华语最佳辩论员,就是运气不佳。别人顺利考进大学,她十一分优异的成绩却到处碰壁。心想随便考个师训文凭,安分守己的象乃父一样,做个教书匠也就算了。那知道却遇到仗势欺人的副校长,一气之下,反而让她顺利获得美国大学奖学金,顺利毕业,也顺利获得一份不错的行政工作,且邂逅文修,给自己找来了一个幸福的家庭,遂给我们添了一对可爱的孙女。

 

         在寒冷的冬天,吃着热腾腾的汤圆,我的心好暖好暖,尤其是在儿孙陪伴下,在异国白皑皑的冬季里,过着一个天伦的温馨冬至,既贴心又热闹。有多少日子,没有这么热闹了啊。至少不会象在马来西亚的家乡,在闷热的天气里,在冷冰冰空虚的家中,只有两老寂寞地啃着乏味买回来的汤圆,总觉得不是甜得太腻,就是淡而无味。我们吃着汤圆,讲着那已经在记忆盒子内慢慢消失的往事,芳儿回忆起阿嬷,眼眶也红了,谁不会怀念家乡?谁不想亲人永伴身边?谁愿意离乡背井?

 

         芳儿刻意买了一些花生碎,加了一些糖,让我们沾汤圆,吃得满嘴香甜,尤其是两个小孙女,吃得非常的开心。涵儿也过来了,她刚刚在两天前毕业,我这次来美国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参加小女儿的毕业典礼。跟芳儿一样,两人都是米里苏打州圣克劳州立大学的毕业生。涵儿住在离这里有一段路程的公寓,看她冒着风雪赶来,一身雪花,让我加倍感到心疼。说来惭愧,我一生服务教育界,自己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够在本地大学读书,就连老二的政儿也是在到处碰壁后,突然得到国外的奖学金,才能顺利飞往澳洲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就读。他们不能在本地修完学业,却能在国外考获奖学金,那是他们苦拼出来的结果,也算是他们的运气,却让我们两老在家乡过冬至时,只有思盼与挂念陪伴我们。我在想,当年他们内心的感受应该是那种滋味?他们会不会怪老爸毕生为别人儿女的教育操烦,却不能够让自己的子女在祖国顺利完成学业?想到当年他们一个个年纪轻轻,就必须孤身只影,背起行囊,离乡背井,离开父母,到异国求学,在思念、寂寞与彷徨的陪伴下,面对着陌生又生疏的一切,我的心碎了。

 

         蓦然莫名而来的一阵伤感,是因为政儿跟媳妇今早刚离开我们,飞回英国而没有跟我们一起过冬至吗?还是很想知道这时的他跟妻子在地球另一端,正在做些什么?会不会也象我在家乡时一样,啃着乏味的汤圆?还是正在惦念着阿嬷的爱心汤圆?仰或是在让思念在撕裂着寂寞?或是在盘算什么时候要回家乡探望老爸老妈?似乎是热呼呼的汤圆的热气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抬起头来想看窗外据说是比较圆的外国月亮,朦胧中那里有月亮,冬至夜那会有月亮,月亮早已经躲了起来,窗外是黑暗没人性的世界。

 

         冬至晚,本来就是黑夜最长的一天。我的心还是很暖和,不会因为寒冷而颤抖,因为今天是冬至,是我首次在美国过的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