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散文与怀旧文章

车祸与我

         我这一生中,遭遇过三次与车有关的意外,一次比一次更严重,最后一次还死了人。然而,不是我推辞责任,也不是我要把过失推给别人,三次的车祸,没有一次是我的错,而且三次都是人家撞我,不是我去撞人家。或许你会以为我是在自我辩护,但确实是我驾车向来都很谨慎,虽然偶尔也会驾快车,也曾给交通警察开过罚单,却从来没有在市区里开快车,也从来没有违规驾车。两次的罚单,都是因为在市郊外为了赶时间被罚。

         我首次买车时还是临时教师,那个时候每天都骑着电单车上班。在这之前每天我都是踏脚车去学校,后来有一次为了保护载在脚车后面学生的簿子,一头摔进沟渠里,弄得一身污垢,气起来就换了一辆小型电单车。小型电单车确实很方便,省油又快捷,骑着呼啸而过,还有点自我感觉到威风。可是,过了不久,我竟然把小型电单车换再换成大型的电单车。换大型的电单车不是我要追时髦,而是由于要还电单车分期付款,又要到离笨珍六十公里外的新山进修,我除了要兼差外,还为了节省车费,居然驾着小型电单车到新山去。三十多年前去新山的马路车辆当然不会象今天那么多,也不会象今天的车辆一样横冲直撞,所以,虽然是驾电单车,也不是很危险。然而,骑着小型电单车,偶尔大型的巴士越过你,那卷起的风,就足够把你“扫”到跌跌撞撞冲下路边的沟渠。想想还是换了一辆一百廿五西西的电单车比较安全。这辆电单车果然不错,我从笨珍到新山竟然曾经只用卅五分钟就到达,安稳又快速,骑着它就只有越过巴士车,不怕被“扫”到路旁去了。

         能够快速到达目的地显然除了电单车可以避免塞车外,也因为是速度非常的快。后来,有一次我回笨珍,在用非常快的速度紧跟着一辆德士,准备越车的时候,突然我发现穿过德士车下,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一只已经被车撞死横尸在马路上的死狗。我根本无法刹车,就这样以高速度碾了过去。一碾到死尸,整辆电单车跳了起来,离开路面恐怕有一尺多高,人呢,双手双足也都离开了电单车,那两三秒的时刻,是我毕生无法忘记,真的是刻骨铭心的恐怖经历。幸亏,一越过死尸,我居然跌落回到电单车的座位去,电单车一拐,竟然平安无事。我回到家,吓出一身冷汗,马上决定换车。

         一个礼拜后“新”车终于买成了。我把大型电单车廉价卖掉,换来一辆只用一千五百零吉买回来的甲虫车,车龄居然高达17岁!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不过总算是车。人家说,电单车是皮包铁,车是铁包皮,发生意外时,骑电单车是用血肉的身体来挡灾难,驾车则铁做的车壳会多少帮你挡住冲撞力。更何况,坐在车里,总比骑在电单车上让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的好。这辆“新”车,后来陪我十多年,却也是让我遭遇到第一次车祸的“凶手”。

         我还记得,那时刚拥有车子,非常的自豪,意气风发,驾着车载着妻儿,兜车河吃风去也。就在市郊外要兜回家的时候,天突然不作美,下起毛毛雨,我小心翼翼地驾着车,因为是“新”的车,还不大熟悉它的性能,就在我要越过一位没有穿上衣骑着脚车的老伯时,那老伯颤抖抖摆摇着把手,摇摇晃晃,竟然就这样撞了上来,翻跌在马路旁,我们都吓了一大跳。幸亏吉人天相,老伯没有事情,只是一点擦伤吧了。

         第二次意外发生在年初四,我会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当时已故陈水源兄与两位当年《先生》周刊的编辑特地来笨珍找我叙旧。水源兄当时是《先生》周刊的总编辑,有朋自远方来,自然要尽地主之谊。我与他们用完餐,送他们走后,驾车要回家的途中。当时我把车停在一个路口,想朝右作U 转,所以要等右边直路奔驰而来车辆过完后才可以走。就在这一霎那,一个骑着电单车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竟然完全没有留意到我停在路口的车,直接就这样撞了上来。“乓”的一声巨响,我就看着他撞上右边的车门,人往上滚,从车顶滚下车前的玻璃窗,落在车前的引擎盖上。我吓出了一身大汗,想那家伙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怎么会如此的倒霉,竟然在新年期间飞来横祸?赶忙下车来看,幸亏那年轻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点擦伤,反倒是我那辆车的车门,整个都凹陷进去。看那个家伙一脚是血,又是新年期间,就赔他二百零吉给他修理电单车。

         最后一次的意外竟死了人,让我心里蒙上一层阴影,到今天还不能释怀。那一次,我留在学校里,大约下午五点多才回,刚出了龙引郊区,车前一辆巨型罗哩打出左转的信号灯,我轻轻踩着刹车器慢慢滑行跟着罗哩着,突然后面“啪”的一声轻响,一个年轻人骑着电单车,竟然撞到我车后的左边,只见他突然跌到,在地上滚动,滚到我车前左边的小路,钻进正在左转回厂罗哩的轮下,竟然让罗哩的巨轮碾过,死于非命。我整个人吓呆了,马上下车要去扶那个年轻人,马上就有很多村民冲了过来,把年轻人送去医院。后来,有人告诉我,在那种情况下下车非常的冒失,可能就这样被人打死在现场。

         在警察局录口供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明明不是我的错,过后保险公司调查人员都说我的车后被撞的部分不超过二寸的痕迹去修理最多是十多零吉,会导致死亡车祸是那年轻人的冲撞力太大,才在地上滚到罗哩车轮被碾死。可是,那个查案的警长就不那么想了,他诸多为难,除了让我等了五六个小时,把车子扣留下来,还发出让人难堪的语言。让我更难过的是,碾死人的罗哩竟然可以不被扣留。幸亏,后来一个有影响力的朋友出面,才安然无事,不过倒是让我看到一些狐假虎威的丑陋脸孔。

         车是很多人必须依赖的交通工具,就象我每天要驾40公里的车上班-样。在马路上奔驰,一不小心,就会发生意外,有时候就算你非常的小心谨慎,当灾难要找上你时,你也避不了。在马路上奔驰这些年来,我就发现很多人都是非常的自私,非常的怕输,不能让人,不肯落后,尤其是华人。如果在马路上发生的一起碰撞事件,涉及的双造是华人,必然喊打喊杀,不能好好的谈。如果涉及的是华人与异族同胞,华人永远是息事宁人,为什么?就让大家去深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