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Bar “吧”的 新 诠 释

-洪祖秋-

        Bar “吧” 在洋老的诠释有法律团体的高尚,以及喝酒消遣的饮食店的柜

台、酒排间等的消闲味道。来到了我们这种拥有五千年文化背景龙的传人,既

要保存传统文化又要崇崇洋,就有“酒吧”的名称出现,于是陪酒的女郎就称

为“吧女”,所以“吧”字就叫人听了总要暧昧的笑笑。

        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随着中国大陆的开放及经济的蓬勃,“吧”既然

有了新的诠释,而且花样百出,风情万种,成为摩登现代大陆人追崇的都市时

尚高档的消费场所。

        “酒吧”是每个人都听过的喝酒,甚至卖笑的欢乐场所,那么,可听过“

书店吧”?北京拥有相当知名度的女子书店,就在热闹的美术馆大街开设了一

间“书店吧”。所谓的“书店吧”,其实就是在书架林立的空间中,摆放一些

小巧玲珑的酒吧桌椅,柜上放置着一些美酒饮品,让顾客置身其中时,有一种

品尽天下美酒,阅完天下好书的气魄,也让书香与酒香混合成为高档的时尚,

添增了购书及阅书的情趣,抵消了书店的冬烘迂腐。

        说到风雅,在武汉就有一种复合式的“写作吧”,让那些喜欢彻夜不眠的

作家可以在布置得非常温馨幽静的环境里创作,也可以在大批的报章书刊中尽

情的饱“阅”一番。设备半开放的隔间有沙发、电话、冷热饮品等,作家们可

以写作,可以略为休息一下,也可以自由阅读,唯一不可以的是喧闹,另一方

面,十岁以下的孩童不受欢迎。

       有“写作吧”自然也会有“绘画吧”,不然画家可要抗议了。“绘画吧”

为客人提供免费的画笔、颜料以及画纸,还聘有专人为顾客现场指导。当然,

所谓的免费自然是羊毛出自羊身上,同样的,来“绘画吧”的也未必是画家。

顾客可以凭自己的想象力,天马行空的画出自己所喜爱的画作,而且可以一边

画画,一边品尝醇香四溢的浓咖啡,或是来一杯酒香浓浓的葡萄酒。

       “绘画吧”与画笔颜料打交道,“陶吧”就堆积了泥土,让你在优美的音

乐中捏出你富有创意的陶器。这里是一片古朴别致,风貌独特,是许多男女同

好者的天堂。除了能制作自己喜欢的艺术品外,还可以与心爱的人,两人卿卿

我我地在优美古雅的气氛里培养感情。

       说到制作,除了泥土外,玻璃也是另一种制作原料,于是“玻璃吧”就相

应而生。在这里,顾客可以尝试用那把长六尺的钢管,冒着满头的大汗,对着

那温度高达一千多度的火炉吹出自己的瓶子,或是设计出自己以想象力构成的

艺术品。

       上海西南角衡山路更设立了一间“歌剧吧”,定期有歌剧院的著名演员到

来作秀。据说还经常上演经典歌剧如《卡门》及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等

等,深受爱好歌剧的人士喜欢。当然这里不可能上演全剧的歌剧,但却可以在

下班的时候,品尝一些饮料,听听一段美妙激情的歌剧,松懈一天工作的紧张

及疲劳。

       “球吧”其实也不算是新鲜,在大马,许多啤酒园或甚至是咖啡店都会放

置一两台大型的电视,现场播放足球赛等精彩的球类赛会。在大陆,这种叫着

“球吧”的消遣场所自然也开始蓬勃。顾客在一边喝酒一边看球,看到精彩的

时候,大声喝彩,紧张的时候,拍案叫绝,让人既感刺激也觉得热闹。

       以上所提的所谓“吧”其实相当正统,让人叫绝的是大陆还流行着所谓的

“彩妆吧”、“儿童吧”、“织布吧”以及“箭吧”。我们都知道“吧”是成

人的玩意,儿童止步,在大陆儿童怎么可以也有“儿童吧”?其实,这是成都

一间类似托儿所专为儿童开设的场所,当父母有急事要办照顾不到孩子时,就

可以把孩子送到“儿童吧”来,让专门的老师引导,自由地在健身房游玩,或

看看电影、听听音乐,肚子饿了就到“吧”里去用餐,悃了就上床睡觉。这种

“儿童吧”非常受职业父母的欢迎,据说孩子送到这里来,除了能让孩子接受

团体自律生活外,还大大提高孩子的自理能力。

       上海出现的“彩妆吧”是将“吧”的消费涵盖扩伸到“用”去了。在这种

“吧”里,各式各样的唇膏、粉底、香水、护肤霜等等,都整整齐齐排列在全

透明的橱柜里,专业的指导员在旁教导。女士们到这里还可以自由对化妆美容

术互相交流,所以相当受各界女士的欢迎。

       “织布吧”顾名思义当然是与布的纺织品有关系。这类的“吧”多数与华

南区的苗栗族特有的纺织品有关系。现场还有蜡染及染织的专门人员在旁指导

,也有让顾客尝试的织布机,顾客可以操起纺锤及梭子,让那古老的传统农活

又在现代的年度活了起来。

       “箭吧”时下在广州深受欢迎,“吧”内设有古色古香的射箭大厅,以及

休闲室和酒吧,让对射箭有兴趣的顾客射射箭或聊聊天,松懈自己也进行社交

活动,是一项高档的消费场所。据说新加坡也已经出现这类的“箭吧”,还有

另一种让顾客玩枪的“枪吧”也在新加坡出现。看来,这类的高档活动在生活

素质提高时也越来越高档了。所谓的“吧”其实说穿了也不过是标新立异崇洋

的一种商业噱头,已经有违原有的诠释,然而今天排场社会讲究的是噱头,那

管你是对不对的诠释。(参考资料:网际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