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洪祖秋文學作品集 My Literature Page

洪祖秋简介

退休校长 资深作者


洪祖秋,祖籍福建晉江,1949年10月14日誕生,養父為洪公承木先生,養母為陳順娥夫人,生父母時新加坡潮籍人士劉亞泉及謝燕全夫婦。養父母恩情深重,自幼疼愛有加,盡力栽培,唯可惜未能及時反哺,迄今仍然是一件憾事。幼年時因特殊原因,在培群一小及二小的前身上下午班上課,小學畢業時遇到中學改制,被送往后來改名斯里國中的笨珍政府英文中學就讀,1968年畢業后獲遴選到新山英文學院修讀大學先修班的Form 6,唯是時家境不佳,1971年輟學開始在培群一小擔任臨時教師,嗣后獲錄取進入SRC 6 第六屆假期師訓班,1977年被調往文律樂育華文小學,一個月后獲轉調到大笨珍大同學校任教,1979年畢業并在該校執教,是年開始參與政黨活動。1989年獲擢升為培群二小副校長,1992年調升為文律樂育第六分校校長,1993年出掌龜咯港腳耕文學校,1996年轉調培群二小校長,2000年升任培群一小校長,同年七月再次獲擢升峇株吧轄縣龍引中華小學掌校,在該校服務了五年多,一直到2005年10月退休。除了在教育界服務外,洪校長也曾經是警察后備隊警員、報館通訊記者、特約記者、合約作者及專欄作者,他也曾經擔任過州議員的特別助理。


在服務教育界時,讓洪氏感到自豪并經常津津樂道的有兩件事,其一他是首位同時擔任過培群一小及培群二小校長職位的校友,其二是他可能是唯一一位曾經在培群一小、培群二小、培群獨立中學(擔任電腦導師)及培群國民型中學(擔任過代課老師)執教過的校友。在教育界服務了35年,洪氏在服務過的學校中盡力爭取、策劃及協助推動各項建設,讓他感到滿意的有下列幾項:


①在培群二小任職副校長時,協助許日源及董家教重建了兩層樓的食堂。是時配合了許日源、江光耀及吳寶發等人,曾經為籌募重建食堂基金而主辦過義賣會及宴會。


②在耕文學校掌校時,1992年協助設立電腦室,當時還獲得《海峽時報》報導為笨珍首間擁有電腦室的學校;1993年策劃并兩度主辦南方學院大專學生下鄉服務,開啟了大專生下鄉服務的風氣;1994年獲得日本宮崎縣中小學生特地千里迢迢到來參觀及交流;1995年榮獲香港電視臺特地到來采訪及拍攝。除此之外,也曾經協助該校向教育部爭取到撥款,其中包括了耗資一萬令吉興建的一間資料中心,以及耗資8萬令吉興建的一間圖書館,該圖書館后來得到王志威的報效,董家協乃以其父名稱命名,稱為“王學海圖書館”。 王志威后來也報效部分橋路建筑費,董事會也將該橋路命名為“王明路”。


③在培群一小掌校時,由于電流供應電力不足,電線陳舊而引起小火患,于是向笨珍縣教育局爭取到7千5百令吉的撥款,充作維修及提升該校的電流供應用。


④在龍引中華小學掌校時,向教育局爭取到一座耗資廿多萬令吉的電腦室,同時通過馬華龍引支會主席黃奕松的協助,獲得多筆撥款,包括維修課室、撤換課室玻璃窗、維修籃球場、維修籬笆、校門更換為玻璃門及卷門等等,通過龍引區州議員爭取到校后水利局的空地,充作學生運動場所;另一方面,臨退休前,向教育局申請,成功地把重建校舍納入第九大馬計劃,估計該項重建工程將需款超過一百萬令吉。除此之外,也協助董事會興建一座禮堂舞臺,并通過主辦董事長及家教協會傅子祺先生的同年同月同日誕生的聯合慶生宴會籌募到一筆款項,充作美化校園興建2座以彼等名字命名的涼亭,以及一個假山水池,種花植樹,大幅度美化了校園。


由于幼年時受到外祖母沈美珍太夫人的引導及影響,自小喜歡閱讀及涂涂寫寫,小學時期就開始在當時的《我的月刊》里投稿,成年后參加徵文比賽,屢次獲得各項文學獎,其中包括了:南馬文藝研究會青年小說文學獎、居鑾中華校友會全國小說創作獎、馬來西亞永聯青小說創作首獎、霹靂青團運全國小說創作獎、雪蘭莪德教會十大道德小說創作獎、大馬青運全國論文獎、馬六甲青年誼會小說創作獎、馬六甲青年誼會散文創作獎、沙巴斗湖青年文藝協會小說創作獎、巴生福建會館全國散文創作獎首獎、霹靂廣東會館及霹靂文藝研究會小說創作獎、首屆鄉青小說優異獎(第二名)、次屆鄉青小說特優獎(第一名)、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獲提名小說推薦獎、大馬福聯會出版基金小說獎等等。


由于在文學領域的特出表現,笨珍縣教育局在1984年頒發“最活躍教師文學獎”予他,同時洪氏也獲得柔佛州教育局頒發的“全柔最活躍教師文學獎”,表揚他在文學領域的貢獻。洪校長也數次協助馬來亞大學及博特拉大學的學生,提供他的生平及創作經歷詳情,讓這些以他的背景撰寫大學功課的學生,能夠順利的準備彼等的功課。洪校長也曾經協助一些參加大學課程的教師提供資料,讓他們順利考獲學位。


在社會服務方面,洪校長以他在文學的興趣及專長,以及行政方面的經驗,經常協助社團神廟注冊、呈報年報、協助策劃及主辦活動、編輯特刊會訊。他擔任過許多社團及政黨的職位,其中包括了培群校友會、馬華公會、民政黨、青團運、文藝協會、教師公會、職工會、作家協會、文藝研究會等等。他也曾經引進、發起及創立多間團體,其中包括了1991年與林過、張維民、黃劍智及賴孫耀等人發起籌組的笨珍文藝協會,他在擔任了該協會首屆與次屆主席后即卸下了職務。在任期中,他配合了所有理事,主辦了第四屆青年文藝營,并且出版了《騾歌》合集,開啟了該會文藝叢書的出版。在他任期中,洪氏也協助設立了笨珍首個社團成立的純文學圖書館,是時還獲得國會議員的撥款,購得圖書數千令吉,藏書頗豐富。洪氏也擔任過笨珍華校教師公會主席、柔佛州華校教師公會聯合會主席、笨珍縣華校校長聯誼會主席、柔佛州華校校長職工會理事及笨珍代表、馬來西亞華校教師公會聯合會(教總)副主席等的職位。在退休時,洪氏卸下所有的職位。


笨珍多間社團是洪氏協助注冊,其中包括了笨珍華人注冊社團聯合會(笨珍華團)、培群校友會、笨珍小販商業公會、培群獨中校友聯誼會、笨珍文藝協會等等,他也協助過峇株吧轄文藝協會,以及多間社團神廟注冊。洪氏喜歡在社團里鼓吹及推動獎勵金的頒發,他建議成立笨珍培群校友會會員子女獎勵金,用以紀念當年往生的好友及該會發起人之一的陳期清先生,他成立的笨珍華校教師公會會員子女獎勵金,曾經獲得已故鄭宏校大力支持,每年都頒發數額不少的獎勵金。他在龜咯港腳服務時,也協助當地團體成立獎勵金,頒發予學業優異的學生。他也曾經首創頒發出純金金牌給予笨珍縣內服務超過25年的資深老師,肯定他們的服務。是時受惠的校長及教師人數超過百人。在洪校長擔任笨珍校長聯誼會主席時,他成功的爭取到四天特別假期的落實,以及發起所有校長前往歡送退休的同僚,除此之外,他發動全笨珍縣華校集體上網的創舉,也讓人刮目相看。與此同時,他更發動了笨珍縣教師參與每年慶祝教師節的宴會,激活了教師公會,配合各項如歡送同道退休、頒發獎勵金等等的活動,開啟了教師公會與校長聯誼會互動及配合,致使該宴會迄今仍然舉行。雖然在職時積極的活動,洪校長也必須在達到56歲時,默默的從崗位退休,悄悄的離開教育界,千山萬水,他只能選擇獨行。


在其他社團活動方面,洪校長曾經協助策劃及推動笨珍開埠以來,首個萬人宴的舉辦,以及中華商會的千人宴、文化周、守時運動、文藝營及展覽會等等。在編輯特刊方面,多間社團及學校的紀念特刊,笨珍中華商會五十周年金禧特刊,都出自洪校長的編輯。該金禧特刊收集了很多資訊,是很多報館通訊員及學生引用及參考的資料來源。洪校長也出版過《笨珍工商手冊》,深受商家們的歡迎。除此之外,洪校長也出版過四本單行本:《盼》小說集、《馀燼》翻譯小說、《討海人》得獎小說集,以及《浮鄉園夢》小說集。洪校長的作品也被收集在許多合集里,包括了得獎散文《漁歌唱晚》被收集在星洲日報及巴生福建會館出版的《東海岸的回憶》、《抉擇》被收集于《長屋里的春天》、《那一段邃遠的日子》收集于《記得當初年紀小》、《半菜番》被收集于《候鳥高飛時》、得獎小說《過海客》被收集于同名的《過海客》合集里、《夜診》被收集于《茁壯》、《說謊及占便宜的故事》被收集于《南風》、《網中情》被收集于《柔蓮》、《過海的人》及《辭職》被收集于《騾歌》、《鵠佇》《劇中人》及《癡纏》被收集于《海韻》。洪校長的作品也被收集于《馬華文學大系》里的散文合集、短篇小說合集,以及中篇小說合集。


這一生中,洪校長撰寫過數以百萬字的文稿,包括了超過一千篇的演講稿,無數的新聞稿,以及許多的報告文章。他的馬來文文章也曾經在《寶石》馬來雜志Mastika中刊登。他曾經連系兩年不間斷每個月供兩萬字的稿件予報館,其中一段時期還每個月字數超過八萬字。由于早期跟隨州議員,在拼搏的尖銳磨練下,洪校長能夠快速的寫作,在電腦的配合下,他曾經一天內撰寫七、八篇小品文。


洪校長喜歡云游四海,經常與妻子連同舊同事暢游馬來亞半島、沙巴及沙勞越,同時也到過美國、日本、中國、臺灣、泰国、印尼、越南旅游,他認為旅游開闊的不只是視覺,也開啟了封閉狹窄的心胸,讓一個人感到豁達開朗。


洪祖秋校長與鄭潔于1970年結為夫婦,兩人膝下共育有四男三女。長男德偉與媳婦楊文壟在新加坡謀生,孫女語嫣及語絲;次男德政,澳洲大學畢業,與任職銀行的媳婦謝芳淇在吉隆坡謀生;三男德信,拉曼學院畢業,與任職教師的媳婦張慧冰在吉隆坡謀生;幼子德倫在吉隆坡讀書。長女佩芳適楊文修,畢業自美國大學并在米那蘇打州居住,外孫女楊明潁與楊明衛;次女佩芬適張建發;幼女佩涵在美國圣克勞大學讀書。洪校長向來熱心助人,珍惜友情,不拘小節,退休之后,悠然自得,享享清福,寫寫稿及四處云游,開始撰寫《杏壇三部曲》、《打開回憶匣子》及編選笨珍歷史掌故、收集歷史圖片,以及神廟社團學校資料等,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完成第三段的菩薩行。